官方微博

牢筑生态屏障 共护一江碧水

作者:全媒记者 张龑 程璐 廖琨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9年03月13日

  ●2016年1月,站在时空交汇的历史节点上,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长江,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考察长江,提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正确把握“五个关系”,共抓长江大保护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蜿蜒奔腾的长江,在中国版图上如一条横贯东西的轴线,孕育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这条哺育着全国40%的人口、支撑着全国40%经济总量的中华民族母亲河,一直希望有一部自己的法律,一部国家层面的流域立法,为自己筑起一道生态屏障。

  而今,这一步终于迈出,而且有了时间表。

  3月9日,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程立峰在记者会上透露,长江保护法已被列为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一类项目,并且纳入到201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他介绍,目前已成立了由多个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长江保护法立法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长江保护法立法工作方案,这个工作方案明确了立法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工作程序、工作责任以及立法的时间表、路线图,通过了长江保护法的工作方案。

  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党中央着眼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历史使命作出的战略部署,是沿江地区参与和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总方针和总遵循。在各方努力下,一条发展和保护协同共生、互促共进的新路正在明晰,长江经济带正在成为绿色的经济带、协调发展的经济带和生态环境共治的样本。

  全国两会期间,围绕长江大保护,代表委员积极开“方子”、找“路子”,为长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出谋划策,为共护一江碧水贡献智慧。

  A.共抓大保护成效显著

  环境保护得如何、水质变没变好……水里的江豚最有发言权。

  “现在长江江豚有1000头左右,比大熊猫还少,有水中熊猫的美誉。江豚对噪音敏感,与长江相通的洞庭湖最少的时候只有72头了,现在又恢复到110多头。去年习近平总书记来长江湖南段视察,看到数头江豚腾出水面的壮观场景,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长江流域的水质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首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潘碧灵说。

  水清岸绿,江豚起舞,背后是沿江地区的共同努力——

  “总书记出的题目——长江经济带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个问题不是选答题,是必答题。”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蒋超良在湖北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长江大保护既事关生态,也关乎民生。我们通过深入实施‘长江大保护十大标志性战役’,取缔非法码头1200多个,腾退岸线近150公里,近400万亩湖泊水库拆围退养。”这是湖北交出的答卷。

  “湖南的‘一湖四水’辐射全省、联通长江,全省96%的区域都在长江经济带范围内。对湖南来讲,抓好长江经济带发展,既是重大责任,又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在湖南代表团媒体开放日上,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表示。

  杜家毫介绍,为守护好一江碧水,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湖南主要抓了3件事:一是长江岸线的保护治理和生态修复;二是继续实施好湘江保护治理“一号重点工程”;三是开展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其中,仅2018年,湖南就清理洞庭湖采砂运砂船800多艘,对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的所有砂石码头、非法矮围、畜禽养殖进行全部关停、拆除和后移。

  来自生态环境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地表水优良(I-Ⅲ类)水质断面比例同比提高3.1个百分点,达到71%;劣Ⅴ类断面比例降低1.6个百分点,达到6.7%。其中,长江流域水质优良断面比例同比提高3个百分点,劣V类降低0.4个百分点。

  B.加强规划引领 优化顶层设计

  多年以来,长江全流域综合性法律的缺失带来不少问题,如部门立法各管一块,机制体制不畅等。因此,长江保护法作为一部促进长江流域资源、生态、环境大保护的综合性法律,尽管尚未出炉,但各方都对其寄予厚望。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就对长江保护法的方向、框架和内容提出了各自的观点。

  “当前,长江保护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水资源供需矛盾依然突出、水资源保护压力加大、水生态系统功能受损、水土保持任务繁重、岸线开发利用粗放以及管理体制机制不完善等。”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谢德体建议,长江保护立法原则应强调保护优先,合理开发、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科学修复、永续利用,特别要注意与“四法一条例”(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和《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衔接。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王济光认为,要从源头上建立长江生态保护修复协调机制。具体包括,系统梳理和掌握各类生态隐患和环境风险,建立健全监测预警长效机制;同时,逐步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的生态补偿机制,加快完善多元化投入保障、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制度。

  “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应与环境保护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而不是相互制约掣肘。建议在立法中强调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通过增强环境治理、修复能力,提振长江沿岸经济活力,促进长江流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建三局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华元在调研中发现,当前长江流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污水、垃圾处理厂与管网、收集设施建设缺失,很多地方存在着污水直排、垃圾随意抛弃的现象,化工排放、农业污染、畜禽水产养殖等污染问题严重。无论是污水处理、垃圾处置设备及其配套管网等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还是产业转型与升级,园区的改造和升级,土地用途转变的市场运行与财政补贴等,都需要大量资金。而目前主要靠政府财政拨款,引入渠道单一,资金压力很大。

  为此,他在加快《长江保护法》立法进程的建议中提出,创立长江流域生态保护专项基金制度,其筹措渠道及范围包括森林植被恢复费、水土保持费、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备用金等法律、法规规定向生态环境破坏者征收的费用,以“资本+技术”为驱动,通过基金、信托、第三方支付等手段,实现长江大保护生态价值的滚动增长。

  与此同时,创新环境保护投融资机制,综合采用财政奖励、投资补助、融资费用补贴、政府付费等方式,支持水污染防治领域PPP项目落地,使环保领域成为长江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在构建多元化投融资主体方面,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开发银行湖南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袁建良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当前,由于政府债务清理以及长江大保护相关项目融资公益性、准公益性的特点,难以找到合适的投融资主体,亟需提升企业和社会资本的参与度。建议做好区域内长江大保护规划、项目、融资、建设、保障等全流程设计,为多元化投资主体提供配套资金或还款资金保障。

  C.重塑美丽岸线 守住生态安全“高压线”

  长江岸线既是长江经济带的“发动机”,也是长江生态安全“高压线”。但长期以来,对长江岸线的过度开发与利用,已经让长江不堪重负。

  如何重塑美丽岸线,守住生态安全“红线”?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靖江市新桥镇德胜中心村党委书记杨恒俊巧妙地运用中医的整体观来诠释自己的观点。

  “把脉问诊”——开展深入调查,对长江岸线主航道岸线长度、冲刷岸线长度、淤积岸线长度、稳定岸线长度、已开发岸线、码头及仓储占用岸线等数据要进行大数据分析,全面掌握长江岸线开发利用状况。

  “系统治疗”——将沿江的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产业发展规划等集中形成统一规划,推动长江岸线港口资源整合,及时解决岸线使用过度碎片化问题,提高岸线开发利用效率。

  “分类施测”——科学划定生产岸线、生活岸线及生态岸线,对存在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的岸线重点做“减法”,进行重点改造,开展“留白、留绿”工程,充分考虑已有自然保护区、重要湿地、水源地保护区等空间分布,划定长江自然岸线保护红线。

  同时,岸线的开放保护利用状况,也直接关系到水运业能否健康发展。

  近年来,为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战略部署,加快推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长江沿线各地政府大力开展沿江水域岸线和非法码头建设及违法经营行为的综合治理工作,依法合规地开展综合整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各地沿江水域岸线管理规划已现雏形,非法码头建设及经营行为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扼制,长江航运生产经营管理现状持续好转。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长江航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锐表示,希望沿江水域岸线、非法码头建设和违法经营行为的综合治理工作,与支持长江航运业发展有机结合起来。一方面,严厉打击非法项目;另一方面,建议充分考虑码头、岸线和船舶基地是企业生产持续生产经营的重要资源这一实际情况,在开展综合治理过程中,给予相关置换水域岸线配套政策和补偿、搬迁和复建资金支持,妥善处理好地方政府综合整治和企业生产经营的关系,共同推动长江航运业高质量发展。

  D.优化产业布局 推动生态保护

  加强生态保护、治理环境污染,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

  化工园区是当前世界石化产业集聚发展的成功模式和重要方向,长江流域又是化工产业的集聚之地。

  当前,沿江化工园区在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但由于园区发展历程短,缺乏建设经验和标准规范的引导,园区规范化建设水平亟待提升。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吕文艳针对沿江化工园区标准化建设问题,提出建立一套指导长江经济带园区整体规划、产业链接、循环经济、结构调整、基础配套、安全环保,并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设和管理规范标准体系,变末端治理为源头减量、全过程控制,促进化工园区产业耦合,实现园区废物近零排放,加强化工园区的风险管控,以切实改善长江水环境安全,实现园区整体绿色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委副主委丁光宏则关注长江流域下游重要水源地金泽水库和淀山湖的水质安全,建议根据《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加强区域产业发展规划的衔接,探索长三角区域内承接产业转移新模式,推动太浦河沿线、淀山湖周边区域产业布局调整,优化区域产业分工,促进区域产业转型升级,从根本上解决结构性、区域性水污染问题。

  “对于企业来说,不能简单‘一刀切’,而要把产业的内生动力与外部的压力结合起来,走绿色发展之路。”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全举例说,水运是物美价廉的运输方式之一,但内河船舶的制造水平较低,产生的固定废弃物将对江河湖水产生不利影响。只有把发动机和船舶制造水平提高了,加大水水中转,减少水陆中转,安全、污染等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江产业投资集团董事长何大春认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工作,就是要兼顾两类市场主体的培育。“既大力支持国有企业转型发展,承担长江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投融资主体责任,又要按照竞争中性原则,为民营企业进入长江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领域创造有利条件,在发行绿色债券、设立绿色基金、整体打包上市等方面设立‘绿色通道’。”

上一篇:话水运蓝图 谋发展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