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新的国家战略背景下对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思考

作者:张林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杂志 日期:2017年12月04日

自1995年起,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经历了20年的建设和发展,从最初的“以国际集装箱深水枢纽港建设为核心”,到2009年以后向“软、硬件建设并举”转型升级,上海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过程中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为对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海运强国”等国家战略,最终达成“资源配置型”航运中心目标奠定了基础。

1 “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成就

“十二五”期间,上海加快港口布局和功能结构调整,不断完善集疏运体系,促进航运资源要素集聚,在巩固枢纽港地位的同时,着力提升现代航运服务功能。

一是巩固海港国际枢纽地位。“十二五”期间,上海外高桥港区六期等工程相继竣工并投入使用,洋山深水港区四期工程正式开工建设,上海港沿海码头结构加固改造基本完成,港口通过能力得到了有效提升。上海港成为中国大陆集装箱航线最多、航班最密、覆盖面最广的港口,年货物吞吐量从“十一五”期末的6.53亿吨增长至到2014年的7.55亿吨,其中集装箱吞吐量从2906.9万标准箱增长到3528.5万标准箱。与此同时,上海港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发展水水中转业务,集疏运结构不断完善。2014年,集装箱水水中转比例达45.8%;其中,长江中转箱占水水中转比例59.5%,占全港吞吐量比例27.3%。

二是推进航运中心建设制度创新。依托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平台,上海全力推动航运领域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与国际接轨的制度模式。国际海上运输、国际船舶管理、国际海运货物装卸、国际海运集装箱站和堆场、国际船舶代理等领域的外商投资准入进一步放宽,加速吸引航运服务企业在上海集聚。同时,启运港退税政策正式启动并逐步扩大了试点范围,已覆盖沿江、沿海8个口岸。中资公司拥有或控股拥有的非五星红旗船实现在国内沿海港口和上海港之间外贸进出口集装箱的沿海捎带业务。同时,上海口岸实施“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自由”的贸易监管制度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制度,推进货物状态分类监管,口岸通关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三是完善现代航运服务功能。“十二五”期间,上海充分利用港口资源禀赋、先行先试政策优势以及金融、贸易等现代服务业发展基础,发展形成了外高桥、洋山-临港、北外滩、陆家嘴洋泾、吴淞口等航运服务集聚区。以航运服务集聚区为载体,航运要素加快集聚,经营国际海上运输及其辅助业的外商驻沪代表机构达到约250家,约1500家国际海上运输及辅助经营单位在上海从事经营活动,全球九大船级社在上海开设了分支机构,20多家国内外知名航运经纪公司在上海注册运营。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上海中心、上海亚洲船级社中心、国际海上人命救助联盟亚太交流合作中心、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上海海损理算中心、中国船舶动态监控中心、中国船舶油污损害理赔事务中心等一批国际性、国家级航运功能性机构先后入驻上海,现代航运服务功能不断完善。

四是扩大航运金融业务规模。上海航运融资、保险、衍生品等业务规模均居全国前列。上海银行业金融机构对航运业的授信总额占比全国总量从“十一五”末的26%上升到47%。上海自贸试验区累计引进境内外融资租赁母公司326家,SPV项目公司336家,累计注册资本1035.7亿元。共有11家财产保险公司先后在沪设立航运保险运营中心,上海航运保险协会成立并加入国际海上保险联盟,航运保险协会条款编制、航运保险产品注册制改革等创新工作相继开展。2014年上海船舶险和货运险总保费收入达到40.20亿元,占全国船货险保费收入的26.69%,其中船舶险占全国船舶险保费收入的43.56%。上海清算所人民币远期运费协议(FFA)中央对手清算业务上线运行。上海航运运价交易公司运力交易产品覆盖国际集装箱、国内沿海散货和进口散货三大领域。

五是推动邮轮产业发展。“十三五”期间,吴淞口国际邮轮港一期工程正式对外运营,上海邮轮码头及配套设施建设日益完善。2014年,到港邮轮与旅客发送量达到269艘次和61.2万人次,成为全球第八大邮轮港。邮轮制度创新与产业发展环境日渐改善,先后设立“上海国际邮轮产业发展综合改革试点区”、“中国(上海)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邮轮食品配送过境检疫监管模式得到突破。歌诗达、皇家加勒比两大邮轮集团设立驻沪独资船务公司。天海邮轮成为国内首个豪华邮轮品牌,“海娜”号、“中华泰山”号等中资邮轮正式开展“本土化”运营。国内首家邮轮票务销售渠道服务平台在沪建立。

2 “十三五”期间上海对接国家战略、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总体思路

“十三五”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重要时间节点。“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海运强国”等国家战略不断推进,新一轮自贸试验区建设掀开更高水平改革创新高潮,新能源革命、互联网+、上海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推动航运业态创新发展,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迎来了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与此同时,国际经贸和地缘政治形势更加复杂,境内外航运中心的资源分流作用加剧,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也面临较大压力。

上述背景下,“十三五”时期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总体思路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服务长江经济带、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展,进一步完善物流集疏运体系,加强物流基础服务,巩固上海港枢纽地位;二是服务全国港航业发展,以航运交易、航运金融、信息咨询、“互联网+航运”等为抓手,优化服务、培育市场,提高高附加值航运服务的市场集聚度,强化现代航运服务业对外辐射能力,基本形成现代航运服务中心;三是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围和上海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契机,率先开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航运制度创新和科技创新,完善航运发展环境,集聚航运人才,提升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

到“十三五”期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总体目标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进入世界航运中心前列,基本建成航运资源高度集聚、航运服务功能健全、航运市场环境优良、现代物流服务高效,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航运资源高度集聚体现在以枢纽港吞吐量(主要是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和航运企业、机构集聚等为代表的要素集聚保持国际领先地位;航运服务功能健全体现在具备完善的航运配套服务功能,能为行业各类利益相关者提供服务,对外辐射能力较强,服务市场达到一定规模;航运市场环境优良体现在政府监管、服务高效和法治环境优良;现代物流服务高效体现在集疏运体系合理,口岸综合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全程物流服务便捷。

3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对接国家战略的主要举措

上海是长江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内外通道的转换枢纽,也是实施“海运强国”战略的重要载体。“十三五”期间,上海将立足航运领域的创新、转型,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接国家战略、深化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一是提升枢纽港辐射服务能力。上海将完成洋山深水港四期、外高桥港区后续项目建设,推进老港区功能调整与海港泊位结构优化,不断完善深水港布局。合理使用长江口通航资源,提升进出港航道等级。继续推进高等级内河航道及内河港区建设,形成“连接江浙、对接海港”高等级内河网络。推动长江集装箱运输服务标准化和市场一体化,发展江海直达运输,拓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改善铁路与港区的衔接,发挥芦潮港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功能。

二是促进航运服务功能完善。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平台,推进航运服务业扩大开放,优化航运服务发展环境,吸引国际知名航运组织和功能性机构在沪集聚。深化中国船舶交易信息平台功能,促进船舶交易市场规范化发展。争取国家部委支持,开展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创新试点。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海事仲裁制度,引导中国船东选择上海作为仲裁地。

三是发展航运金融服务。积极推动国内外大型银行在上海设立航运金融部以及国际结算、资金运作等功能性机构,提升航运融资、资金结算能力。完善融资租赁产业配套服务,推动融资租赁业务发展。探索航运离岸金融服务,发展互联网航运金融业务。支持航运保险、保赔险机构发展,丰富航运保险协会条款内容,研究编制航运保险指数,推动航运保险税务便利化。支持航运金融衍生品发展,完善航运衍生品市场监管机制。

四是促进邮轮产业发展。完善邮轮“一港两区”设施和服务,推进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后续工程建设,建设邮轮母港物资配送中心和邮轮综合服务区。积极争取水运口岸签证便利政策。支持中资邮轮运输企业发展,优化市场主体结构。支持邮轮配套产业发展,发挥邮轮经济效应。研究建立支撑邮轮产业发展的金融服务体系。

五是推动智慧航运发展。推进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及其运营中心建设,实现监管、交易、支付和供应链的有机整合。建设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提高口岸贸易便利化水平。搭建海事综合性信息管理与服务平台。推进“中国航运数据库”、“港航大数据实验室”建设。支持航运电子商务发展。

六是引导港航企业转型升级。鼓励港航企业向上下游拓展产业链,完善与长江经济带港航的合作机制,向纵深腹地拓展航运和物流网络。支持港口企业主动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开展境外投资和跨国经营业务,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球性码头运营商。引导港口企业在着力提升基础服务的同时,加强与区域内产业互动,延伸港口物流产业链,积极拓展现代物流服务功能。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国发〔2009〕19号文)

2、《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2014年,上海海事大学

(作者单位:上海市交通委员会)

 

上一篇:以十九大精神为科学指引 担当新时代长江航道历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