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一封迟到61年的感谢信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8月30日

日前,笔者收到一封从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发来的感谢信,发信者是镇海炼化公司退休职工邬川扬,他发信的主要目的是寻找当年帮助过他的舟山一名客运站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的名字叫蒯风英。他说,如果找得到的话,他想来看看她。信的内容如下:

我是一名新中国培养出来的工程技术人员,曾经辗战全国各地。现已退休多年。闲暇时回首往事,其中发生在1956年在定海度过三天的奇特事使我久久不能忘怀。

1956年夏,我和表弟崔佰英到宁波江北轮船码头,准备去象山石浦二表姐处过暑假,当时二表姐崔瑛在石浦镇政府工作,姐夫王钦法在象山县渔业指挥部也在石浦。

码头售票员告诉我们,宁波—石浦的轮船每隔三天一班,今天这班船已经开走了。他叫我们先买票到定海,明天可乘定海—石浦的轮船直达。

我们当即买了船票去定海。上船后,船上的服务员告诉我们,定海—石浦的轮船也是三天一班,恰好今天有一班,上午刚开走。这意味着我俩要在定海白白的等上两天多。造成这一差错的根源在于信息不灵通且有差错,造成对旅客的误导。而两地的船期安排又是如此的不合理。

这时怪谁都没有用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这两个小孩(一个15岁,一个14岁)身上带的钱不多,只够买两张船票,剩下就没多少了。

我们在定海又没有亲戚,总不至于流浪街头吧!怎么办呢?这时一位好心的老船员在船靠定海码头后,把我俩领到客运室,将我俩的情况向当值的值班员讲述了,并把我俩再三托付给她。

她叫蒯风英,可能是个负责的吧!她首先为我俩买了两张第三天早上从定海—石浦的轮船票。预售票、手续费全都免了。客运室晚上没人是要清场的,她特许我俩睡在客运室,还给我俩一盘蚊香、一条床单、一条席子打地铺。

为了节省伙食费,她把我俩介绍到航运局食堂(隔一条马路,不远)买饭票。该食堂的饭菜又便宜又好,每餐饭只要2分,菜2—5分可吃到蛏子炒豆芽,芹菜虾皮炒豆干了。这样钱也勉强够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我俩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定海耽了两天两夜。白天看着码头人来人往,有空时陪蒯风英阿姨(她可能不比我姐姐大,但出门在外,还是叫阿姨比较妥当)聊天,要不就沿着定海的大街小巷漫无边际的游走。

为备不时之需,五分一场的电影不敢看,水果也不敢买,渴了就回码头客运室喝白开水。这难熬的两天终于过去了。

第三天早上很早就醒了,去食堂吃过早饭,我们把客运室睡觉的地方打扫干净,把席子卷好,床单叠成四方的交还给蒯风英阿姨,最后恋恋不舍地向她告别上船了。

从今天城市发展来看,宁波—石浦经象山港大桥开小车一小时左右就可到了。而1956年这次奇特的经历使我终生难忘。毕竟世上还是好人多,好人首先是心眼好,其次是对人(哪怕是陌生人)的信任,使我俩能安然度过这一难关。

祝愿所有的好人都有好报,一生平安长寿。但愿我这一迟到了六十一年的祝福能得到灵验。

——镇海炼化公司退休职工 邬川扬

在舟山轮渡和舟山跨海大桥未通前,舟山人出舟山本岛定海站,外地人来定海,都要经过信中提到的定海即位于舟山本岛南面的定海港客运码头,这里曾经是舟山定海最繁华的地方。

后来,随着舟山本岛开通与宁波白峰的轮渡,到2009年舟山跨海大桥开通后,定海客运站客流量明显减少,最后改为陆上客运集散中心,现有的水上客运站功能是连接附近几个小岛。

接到邬川扬老先生的来信,笔者先后到定海港客运站相关的舟山港海通客运有限责任公司和舟山新一海海运有限公司了解情况,因为后来定海港客运站所在单位舟山地区航运局的一些老员工,基本上就归纳到这两家公司。但这两家单位相关负责人均说没有听说过有蒯风英这个人。

笔者随后又来到公安部门,寻找“蒯风英”名字,以落实她现在住址,但没有这个人的名字。

笔者问邬川扬是否记错了,他说,应该没记错。那么是否有可能蒯风英后来迁出舟山? 为此,希望蒯风英及其家人看到这封信后能与笔者联系,以了却邬老先生的心愿。

今年70多岁的邬老先生毕业于浙江大学,有两个孩子。退休后他有空写写回忆录。

笔者感言,一位水运战线普通员工在61年前的小小助人之举,居然能让邬川扬记牢一辈子,而且这份“滴水之恩”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让他产生回报感激之情,可见水运服务行业乃至其他服务行业的工作之不平凡,可见我们的一举一动有可能影响别人一辈子。

服务行业人员每天与各种人群打交道,这期间,免不了磕磕绊绊,也免不了因为主客观因素有服务不到位的地方。然而,当我们看了这个故事,我们所受的委屈、所经历的不愉快,是否可以如清风般飘过。

我们对邬老先生的人品表示敬佩,对定海港客运站服务员蒯风英视旅客为亲人的工作态度肃然起敬。

如果我们的工作人员都像蒯风英那样,对旅客友善、殷勤、热心,随时助人困难、救人急难、扶人危难,使他人如沐春风,甚至永志难忘,让服务人员与被服务对象时刻有一种良性互动的状态,那么水运服务行业的文明建设,定会水到渠成,功德圆满。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现代重工获4艘80000吨散货船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