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他与轮机“谈恋爱”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8月18日

“钟指导,天都黑了,你还蹲在这里研究啊?”“没的办法,修不好他,我回家也睡不着觉。”不得不说,油港轮驳分公司的指导轮机长钟琦峰是个“怪人”,虽说他的工作地点早已从船上的机舱搬到了岸上的办公室,但你却很难找到他。按照同事们的话说,“钟指导不是在机舱里‘约会’,就是在去‘约会’的路上。”但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从一见“钟”情到“钟”爱一生,与船舶机器谈了25年的“恋爱”,成了同事们眼中名副其实的轮机“情感专家”。

“情场菜鸟”初养成

“当我第一次触碰到正在运转的拖轮主机,它的震动频率仿佛和我的心跳产生了共鸣”。1993年,年仅22岁的钟琦峰从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走进了“甬港拖1”轮的机舱,看着眼前一台台轰鸣声不断的大家伙,钟琦峰心生“爱慕”,立下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它们的誓言。

然而,不同于高等院校的毕业生,钟琦峰理论基础一般,实操能力也不出众,但是他所在的船舶设备老旧、故障频发,日常维修的工作量相当大,这就给了年轻的钟琦峰锻炼的机会。作为轮机实习生,他脏活累活抢着干,钻舱底查管路清油污,哪里有活他就出现在哪里。为了能掌握更多的轮机知识,他总是“不耻下问”,逮到人就学,从轮机长问到机工,从不怕别人笑话。慢慢地,钟琦峰的手艺突飞猛进,逐渐从同期的实习生中脱颖而出。

一天凌晨,正当拖轮完成作业靠妥码头,所有船员准备上床休息时,钟琦峰隐隐约约地听到机舱里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声音,进去一看,才发现连接着热水器的水箱破了个洞,大量的热水滴到了地板上。“师傅们都睡着了,我自己来!”说完,便拖来电焊机,一点一点地补焊起来。

当时正值夏天,拖轮又刚完成作业,整个机舱像烤箱一样,钟琦峰戴着口罩和电焊面罩,每隔十来分钟就出去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接着再钻进机舱,反反复复干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焊接修补工作。待他从水箱里出来时,早已是面红耳赤,大汗淋漓,刚起床的师傅方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好小子,焊缝非常漂亮,你可以出师了!”

“情感专家”有绝招

“别人都说维护轮机很枯燥,但我却特别喜欢机器轰鸣的美妙。”谈了二十几年的“恋爱”,钟琦峰早已从当初的“菜鸟”变成了现在的“老手”,特别是一手“听声辨位”的绝活,能在机器轰鸣的机舱里只凭借一点点杂音就能马上判断何处发生故障,最是让人拍案叫绝。

2016年10月11日,刚做完例行保养的“甬港拖6”轮迎来了保养后的首次试航,钟琦峰作为指导轮机长早早的便出现在了机舱里,低头记录着各种数据。“冷车、倒车运行时一切正常,正车运行时排气温差略大,但在合理范围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二管轮刘兵的检查报告让一向细心的钟琦峰皱起了眉头,“数据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看这次保养还算不上成功。”说完便走到了主机旁,闭上了眼睛。5分钟过去了,船员们里里外外地把所有设备都检查了一遍,但是仍然没有发现问题,正当他们一筹莫展时,钟琦峰睁开了眼睛,“这个问题不是看出来的,得用听。”说完便招呼船员们围拢过来,“你们仔细听,主机里面有很轻微的敲击声,我怀疑排气温差和敲击声是气门间隙不均引起的。”

靠岸后,将信将疑的船员和满腹牢骚的船厂修理员一起拆开了气缸盖,一个多小时的折腾终于证实了钟琦峰的想法。

他们发现,在主机气门与气门导杆之间存在积碳,导致气门间隙不均,而一旦忽视,则很有可能发生气门磨损,气杆弯曲,后果不堪设想。这下子,连船厂修理员都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我干这行20多年,这靠声音就能听出毛病的,你还真是第一人!”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因职责坚守 为生命逆行——四川交通紧急转运两万余滞留群众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