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海事海商案件量居高难下引深思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8月07日

前不久,浙江省宁波海事法院首次向社会发布了浙江省舟山地区五年海事审判情况白皮书。

据白皮书中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五年间,宁波海事法院舟山法庭受理各类案件9195件,是上个五年收案数的3.69倍。除案件数量呈爆发式增长外,案件特点也发生了新的变化。而其背后所反映出的航运行业现状也引人深思。

涉船金融诉讼高发

近年来,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对舟山航运、临港及船舶行业等带来的影响,导致该地区海事海商纠纷长期维持在高位运行。

“舟山法庭受理的涉船金融案件2011年开始爆发,2013年收案攀至历史顶点达82件,此后案件数量虽稍有回落,但涉案标的额仍保持高位态势。”宁波海事法院舟山法庭庭长赵沛耿告诉记者,“这类案件的诉讼标的一般都很大,据统计,其总额达到了22.23亿余元,其中58件案件的立案标的超过千万元。”

记者还了解到,该类案件中涉及船舶抵押的达205件,约占该类案件总量的60.47%,但实际受偿率普遍较低。相关业内人士指出,这是由于船舶市场急剧走低,且难有起色导致的。同时,也有贷款时人为评估过高或银行以新贷还旧贷、延缓收贷等主观预期与市场走向背离等因素影响。

航运纠纷逐步增多

自2011年下半年开始,因国内外航运市场走低引发的相关纠纷在诉讼领域逐步呈现并不断增加,多家航运企业、造船企业面临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甚至发展到破产倒闭的境地。

赵沛耿说:“由于这类案件的传导性很强。案件发生后,上下游产业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冲击。从金融单位到修船材料、油料供应等企业,乃至船员薪酬支付都会受到影响。”

此外,记者了解到,这类案件中有很多企业是因为受船舶挂靠的债务拖累而陷入困境。而这一现象在舟山航运业已司空见惯。挂靠船舶在欠下各类债务无法清偿后,实际所有人有的干脆弃船走人,而债权人则根据合同的签章或船舶登记情况将被挂靠公司起诉至法院,被挂靠公司虽辩称其对经营债务未参与,不知情,但是由于合同是以被挂靠公司名义签订,其不得不面对债权人追索。而航运企业间相互担保的“担保链”也成为压垮很多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深入群众力解燃眉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又数量众多的案件,宁波海事法院主动出击,有效解决了案多人少的矛盾。“为了解决海岛群众诉讼不便的问题,我们努力用法官的不方便换来群众的方便。”宁波海事法院副院长邬先江介绍道。法院先后在舟山的嵊泗县和岱山县衢山镇设立了巡回审判点,让法官走到群众中间进行现场办案。五年间,法官下海岛、进渔村开展巡回审判100余批次,就地开庭或调解案件600余件。

此外,法院还灵活运用预立案、诉前化解、慎用保全和强制执行措施等手段,稳妥化解纠纷。对进入诉讼程序的涉诉困难企业,全面掌握涉诉情况及特点,与有关部门或关联案件的地方法院综合协调,鼓励企业自救,用好用足司法措施,促使涉船资产和债务处置平稳有序进行。

去年5月裁定的北京一航运公司拖欠29名船员劳务工资一案,宁波海事法院舟山法庭就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利用成熟的民生案件绿色通道,对船员在诉讼费用方面给予缓交免交,降低船员扣押船舶的门槛,通过扣押船舶手段,促使船东主动履行义务。

问题成因发人深省

舟山是我国第一个以群岛建制的地级市,海洋及渔业经济所占的比例较大。因此,海事海商纠纷态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反映舟山经济运行的“晴雨表”。

据介绍,这些金融纠纷表面上是资金问题,实质上更多反映出的是产业问题。航运金融案件的爆发体现了区域产业结构长期过剩发展。

除了航运业自身要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外,相关部门在继续加强帮扶工作、缓解资金周转困难的同时,还需创新扶持方式,充分发挥航运发展基金和财政资金杠杆作用,有效引导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参与航运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帮助航运业开拓新的生机。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海事金融如何破浪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