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航运融资:冰火两重天

作者: 文章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日期:2017年08月01日

时过境迁。2015年,《航运交易公报》还在报道《融资租赁暂不待见航运业》;而据美国北方航运基金中国区合伙人金海日前透露,去年中国10大融资租赁企业船舶融资金额达115亿美元,较2015年船舶融资租赁市场投放金额增长近40%。预计今年中国市场融资租赁投放金额将维持在120亿~150亿美元的水平。

至于突增原因,已转型为综合金融服务商的中远海发某人士曾经说过:虽然去年航运市场依旧持续低迷,但是经过一系列的破产和并购,中国航运从业者普遍看好今年航运市场的实质性改善,“尤其新船交付放缓,售后回租融资有望保持较高的发展态势。”可见,一贯聪明的金融从业者似乎于去年争相“抄底”航运业,特别是天津,其在海事融资方面几乎占据了全部疆域。今年,中国融资租赁企业对航运业也大多持有“扩张”意愿,甚至开始尝试各种此前不曾试过的新方式,如民生信托基金投资“民益公主”轮等。

与此相对的是,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如花旗银行等却表示一季度其支持的航运融资为12年来最低,并预计今年不会好于去年,原因是相关国家利率与中国相比失去竞争优势,且面临政府监管压力等。此外,瑞克麦斯海运信托的破产清算与民生信托基金始入航运业也形成鲜明对照。

航运融资,东西方之间势如冰火。

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的退出,能为中国航运融资租赁企业让路吗?以中国经济强劲增长为基础的航运业及航运金融业2008年前的五年“高歌猛进”还历历在目,那么现在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的中国经济增长能否如之前那样支撑起全球航运业及航运金融业呢?这个问题当然很复杂,不过目前看来美好预期不少,航运业及其衍生产业是强周期性产业则是市场人士一致认同的。

去年,中国融租业对船舶所投金额同比增长近40%,呈现出全球投资、专业化投资等特点;今年,中国首单信托基金投资航运业拓宽了融资租赁企业的资金来源——

中国融租“火”起来

去年以来,中国航运融资租赁业突飞猛进,“截至2017年3月底,中国银监会共批复60家融资租赁企业,其中23家开展船舶租赁业务,融资租赁行业船队规模达到989艘,船舶租赁资产余额1139亿元,且68%为直租业务,同比增长58%。”在“第三届中国海事金融(东疆)国际论坛”上,中国银监会非银部主任毛宛苑披露了这组数字。

强劲增长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2015年5月,《航运交易公报》还在报道《融资租赁暂不待见航运业》,其中指出:“对于航运板块,一些融资租赁企业的态度是:由于航运市场低迷,运价整体下滑,航运企业在盈利能力和对外融资方面持续承压,面临资金紧张局面,因此将其调整为关注类资产。”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日前,美国北方航运基金中国区合伙人金海向媒体透露,当下中国航运投融资市场非常活跃,去年中国10大融资租赁企业船舶融资金额115亿美元。其中,新造船融资约51亿美元;售后回租融资约64亿美元,这组数据较2015年船舶融资租赁市场投放金额增长近40%。预计今年中国市场融资租赁投放金额将维持在120亿~150亿美元的水平。

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从纳入其统计的全部32家中国银监会批复的融资租赁企业的业务领域来看,涉及大型装备租赁的最多,有29家;车辆与轨道交通领域次之,有23家;医疗行业22家;航运领域18家(工银租赁、建信租赁、民生租赁、邦银租赁、国银租赁、兴业租赁、河北租赁、哈银租赁、交银租赁、招银租赁、农银租赁、浦银租赁、江苏租赁、华融租赁、皖江租赁、湖北金租、珠江租赁、信达租赁);涉及航空领域的有16家;从事能源(含新能源)的14家;服务于工程机械、城镇公用事业、绿色环保三大领域的融资租赁企业各12家;涉及三农和教育文化领域的融资租赁企业最少,均为9家。可见航运领域还是挺受融资租赁企业欢迎的。

5月5日在上海召开的“第二届资本链接国际航运论坛(中国)”上,中国融资租赁企业表达了对航运融资的高度兴趣及自身企业强劲增长的愿望。

工银租赁航运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郭芳萌表示,目前状况很好,杠杆很低,所以工银租赁对航运将继续增加投资而不是离开。作为标杆企业,截至去年年底,工银租赁船舶和海工平台资产规模超过619亿元,船舶和海工平台合计334艘。据郭芳萌介绍,工银租赁主要的船舶资产是LNG运输船等,其认为LNG运输船非常有前途。通过与淡水河谷、太平船务、海贸集团等多家全球领先企业的密切合作,工银租赁客户已涉及11个国家和地区。

中民投租赁集团旗下中民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中民投国际租赁)资产副总经理赵蓓佳表示,中民投国际租赁从2015年开始从事航运国际租赁,目前已具有相当规模。在“第三届中国海事金融(东疆)国际论坛”上,中民投国际租赁获得“航运金融新锐奖”殊荣。短短两年,中民投国际租赁船舶板块资产规模迅速突破百亿,与达飞轮船、地中海航运、太平船务等全球领先的班轮公司开展广泛深入的交流合作,积极进入国际主流航运领域,境内外业务均取得关键性突破,已经成为中国航运金融领域一支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

最近的一次融资租赁大单是交银租赁为赫伯罗特提供的。7月11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德国并参加汉堡G20峰会前夕,赫伯罗特与交银租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此协议条款下,交银租赁将为赫伯罗特提供高达5亿美元的融资支持,用于后者在新造船和二手船买卖项目上的船队扩张。

除了专业金融机构去年以来在航运领域开疆辟土,航运、造船等领域企业也对融资租赁板块心生觊觎。

中国最大航运集团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租赁成立于2015年,系中远海运发展有限公司(中远海发)子公司,主要从事医疗、教育、能源、建设、工信等领域的非航租赁和保理业务。其注册资金为25亿元,截至去年年底,其总资产达166亿元,租赁资产余额达140亿元,2016财年实现净利润约3.2亿元。

此外,在“第三届中国海事金融(东疆)国际论坛”上,金海表示,中远海发目前正在牵头中国其他机构,筹备设立远海航运基金。金海表示,该基金是航运类的投资基金,以市场为导向,不只是为船舶投融资,更多的是作为金融服务的抓手为航运提供服务。未来,该基金会侧重于投融资不良资产、航运企业资产重组或者进行资产证券化等业务。该基金的设想是,联合对航运板块感兴趣的金融机构,以行业基金的形式搭起台子,服务大航运板块。“目前我们正在联合几家机构来做这只基金。具体来看,这只基金有两块:一是人民币基金,放在国内,与船舶相关;二是美元基金,放在境外。当然,这两块会同时向前推进。这只基金不仅仅与航运资产相关,更是为企业、新造船,甚至是船舶的不良资产的盘活提供助力。”至于远海航运基金的规模,金海表示:“目前还不方便透露”。

3月才开始招兵买马的中船重工租赁有限公司(北船租赁)动作也很迅速。北船租赁风险管理和法律事务部负责人赵申表示要加强集团金融支持,据说目前正在进行其开业以来的首艘船舶的融资租赁业务。

6月23日,渤海轮渡(股票)公告称将在天津设立渤海轮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其中,渤海轮渡出资1.5亿元,持股75%;渤海轮渡全资子公司渤海轮渡(香港)租赁有限公司出资0.5亿元,持股25%。渤海轮渡(香港)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由渤海轮渡以自有资金全额出资控股,主要经营租赁业务、租赁咨询服务、保理业务。此番大举设立融资租赁企业,渤海轮渡解释是为了进一步拓展企业业务领域,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增强企业金融板块的未来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提升专业化

民生租赁此前一直是航运融资租赁业务的重要参与者,“民生租赁现在是最大的船东”,在船市低迷期,对民生租赁的状况,市场上曾广泛流传着这类或带嘲笑或带同情的言论。目前,民生租赁正在提高对专业性要求更高的经营性租赁业务的比例,这其中得益于其在航运业积累的丰富经验,就像《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曾经推过的一篇文章写道的:“人生本没有白走的路,就算是弯路,也算数。”

民生租赁副总裁乔凯在“第三届中国海事金融(东疆)国际论坛”上表示:“在我们上千亿的资产规模中,融资性租赁业务比重高达75%左右,经营性租赁业务比重偏低。”这也是中国银行系租赁企业的普遍现象。因此,民生租赁于去年提出以经营性租赁为主体、以融资租赁和资产交易为协同的“一体两翼”五年发展战略,这是民生租赁首次将经营性租赁定位为业务发展的核心产品。去年,民生租赁成功完成荷兰托克集团11艘沥青船(船型 船厂 买卖)经营租赁项目的审批,并完成9艘船舶的交接,实现资金投放2.8亿美元。今年一季度,民生租赁又完成剩余0.8亿美元的资金投放。该交易完成后,民生租赁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沥青船船东。

至于为何要强调经营性租赁业务的重要性,2014年3月,时任交银租赁董事长陈敏曾解释道:“租赁业过多扮演了资金提供方的角色,离租赁‘由实物资产为载体,持有资产所有权的根本特征’根本属性渐远。所以,在我看来,要从资金提供方的角色向专业的资产管理人转变,突出租赁业务‘融物’的特性。我们已在做这方面布局,未来2~3年,我们将争取大幅提高经营性租赁资产的占比。许多国际知名的租赁企业也在业务结构上体现出高度专业化的经营租赁特征,即以产业专家的角色,深度参与客户对设备的技术选择以及资产的投资和运营决策。”

关注高端与细分市场机会

由于对专业性的关注,中国航运融资租赁企业已经不再是“钱多人傻”,而开始关注高端与细分市场的机会。

在“第三届中国海事金融(东疆)国际论坛”上,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沈蕾分析,航运金融企业对高端船舶和特种船舶的关注度正不断提升。5月15日,来自境内外的200多位嘉宾参加首次增设的邮轮经济分论坛,对邮轮的建造、维修、配送、人才培训、母港建设等议题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远远超出了主办方的预期。

另一个热点在能源运输领域。在互动讨论环节,来自金融机构的与会人士认为,能源合作是中美之间新达成的贸易共识中最大的亮点。5月12日,中国与美国同时宣布达成10项合作协议,其中一项就是美国放开对中国出口LNG的限制,中国企业可与美国LNG供应商自由达成采购协议甚至长期租约,这将带来新的商机。此外,风电安装船、活畜运输船、拆解平台等装备也存在新的机遇。

中国进出口银行交通事业部副总经理刘茜表示,中国进出口银行已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共同制订重点船型目录,下一步将按照国家政策导向要求,继续加大对大型集装箱船、大型邮轮及绿色节能环保船等高端船型的支持力度。

信托首单诞生

融资租赁企业数量越来越多,业务同质化严重,使得业务模式的创新加速进行,以基金方式结合融资租赁投资船舶产业就是其中之一。

去年年底,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设立船舶基金,通过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以及融资租赁方式,用于对干散货船的投资。今年1月,“民益公主”轮顺利完成交割并实现租金回境,标志着民生信托船舶业务起航。目前,首批9艘超大型散货船租赁业务已相继完成,第二批12艘船舶租赁业务也已陆续开展,一支百万载重吨级的船队正在组建中,民生信托成为中国唯一涉及航运板块业务的信托企业。

中国首单信托基金融资结构业务的完成,一方面,为信托企业开展非金融资产管理、提升管理能力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另一方面,融资手段的增多可以提升市场流动性的水平,帮助不同的参与主体更好地识别风险,对市场来说是很好的现象。目前,中国融资租赁企业的资金来源主要为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

“民益公主”轮教母王彤表示,船舶作为航运生产的载体以及非标准化资产管理的标的,具有如下特点:第一,船舶单体价值高,体量大;第二,船舶权属清晰,价值可衡量;第三,船舶稳定的经营现金流;第四,船舶自身的高流动性、高杠杆融资、可贷款。

同时,船舶作为大型非标准资产标的还具有不动产的强周期特性和可频繁投资特点。当前航运市场的BDI是衡量国际干散货运输市场的权威指数,直接决定了船舶资产的盈利能力,对船价有着重要影响。此外,还可通过收购持有船舶资产,优质的运营管理实现船舶资产增值、退出和超额收益,未来还将进行准资产证券化和IPO上市准备。

“基于以上,我们认为当前时点是实现信托企业战略转型及非标准实物资产管理的最有利时机。”王彤称,“希望今后进一步加强与造船厂、船东、航运市场资深的船舶管理企业、船级社等相关单位利益方开展密切合作。”

还能“火”多久

如火如荼的中国航运融资租赁市场,不知还能“火”多久,近来有迹象显示资金面正在趋紧。

近日,中远海运租赁公告发行一项额度12亿元、以融资租赁租金为基础资产的资产证券化(ABS)产品——嘉实资本中远海运租赁2017年第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本期ABS已于6月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采用优先/次级分层结构的增信措施。其中,优先A1档规模3.8亿元,利率5.3%;优先A2档规模3.1亿元,利率5.4%;优先A3档规模3.1亿元,利率5.3%;次级规模2.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一年来融资租赁企业在上交所、深交所公告发行的信用评级为AAA级的ABS票面利率大致介于3%~7%,ABS票面利率最低的区间为2016年8—11月。而从去年年底开始,发行利率呈现出逐渐走高的趋势,这反映出市场资金面在2016—2017年逐渐由松到紧的过程,央行监管层面“去杠杆”回收流动性的措施收效显著。

当然,除了“去杠杆”这些利空因素外,也不乏利好因素。

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交通运输是优先发展领域之一。天星资本研究所王晨表示,“丝绸之路经济带”东联亚太经济圈,西抵欧盟经济带,纵贯亚欧大陆,沿线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覆盖人口约46亿,经济总量21万亿美元,分别占全球的63%、29%。航运行业将率先直接受益于亚欧交通运输大通道的建成,而“海上丝绸之路”概念则将直接打开航运板块上行空间,积极影响航运业的发展。

对航运市场的长期不看好和面临监管机构的压力,以及资金成本的昂贵,导致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一直承压,今年的融资额更是12年来的最低水平。

欧美老牌融资机构“冷”下去

日前,希腊船舶融资研究机构Petrofin Research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全球从事航运贷款业务的排名前40家银行的航运融资为3553亿美元(2015年为3657亿美元),同比下降10.26%,为十年来最低水平,仅相当于2007年的水平。

Petrofin Research指出,在世界前5大船舶融资银行中,有3家是亚洲银行。挪威银行(DNB)去年为航运领域提供融资210亿美元,为最大航运融资机构;中国银行预计融资总额为200亿美元,排名第2位;中国进出口银行预计为185亿美元,排名第3位;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预计为120亿美元,排名第12位;中国工商银行(不含融资租赁)预计为80亿美元,排名第19位。

Petrofin Research认为,因船舶销售、坏账冲抵、贷款出售和还款的正常减少等现象的出现,银行的贷款在逐步“瘦身”。

历年新低

对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的“瘦身”,在“第二届资本链接国际航运论坛(中国)”上,主要的国际性航运融资机构介绍了各自的情况。

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Peter Illingworth表示,目前航运融资市场出现巨大波动,欧美曾是航运融资市场主流,拥有专业金融机构、KG市场等,现在中国市场增长强劲。目前二级市场虽有所活动,但银行出售资产得不到很好溢价。

北德意志银行航运金融部董事总经理Oliver Faak表示,目前航运融资市场呈现三种趋势:一是融资数量同比减半;二是众多投机者不再出现;三是海港建设投资较多。所以总体而言,航运融资市场处于低谷,今年表现或不及去年。

花旗银行航运与海工金融部董事总经理Christopher Conway表示,一季度该银行对航运业的投融资额创过去12年来的新低。

荷兰银行亚太区航运部董事总经理Perry van Echtelt介绍,过去6个月放款快速降低,客户关注再融资,私募、二级市场也有一些活动。

多重原因

至于原因,这些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有话要说。

原因一:航运市场不复从前

德国少有的还在从事航运融资的德国交通信贷银行(DVB)高级副总裁Toon Ben Ang表示,目前航运业处于周期性发展低谷,2008年的海运贸易量同比增长5.5%,而今年一季度仅为2.9%;运费波动率则从此前的6%、11%,上升到如今的13%。Toon Ben Ang指出,如今海运增长率/GDP的倍数也发生了变化,2000—2008年为2.0倍,而2010—2017年仅为1.2倍。

花旗银行航运与海工金融部董事总经理Christopher Conway介绍,一季度该银行对航运业的投融资额创过去12年来的新低。原因为:一是船舶资源巨大不平衡,银行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做尽职调查,因此对航运融资提高限制,调低信用评级;二是目前市场尚面临来自海工、干散货船运输市场的压力,及来自政府监管的压力。总的来说,花旗银行不会对某个项目进行大量融资。

专业航运机构人士一致认为,如今的航运市场已不复当年。在勇利航业集团主席ChihChien Hsu看来,2003—2008年的航运业增长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至于将来航运业是否还能增长,Chih Chien Hsu并不确定,但是航运业不会再有2003—2008年那样的增长。基于这样的判断,勇利航业集团正在不断收缩航运业务。至于会否抛弃祖业,勇利航业集团正在纠结,或许会与东方海外一样。

当然,DVB也预期今年集运市场会好转:航运运费上升,租赁市场增长,新的三大联盟将实现盈利。

原因二:面临监管压力

至于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面临的监管压力多年来不曾有改善的状况,对此,《航运交易公报》记者此前就曾梳理过这些监管压力。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巴塞尔协议》禁止银行在远期运费协议市场中进行交易,直接导致银行资本在航运市场急剧收缩。

2014年3月,欧洲央行开始大刀阔斧的银行压力测试,即从当时起到2014年8月底对128家银行的数万亿欧元资产进行详尽审查,促使银行剔除不良贷款、更新抵押品的估值及调整资本。如果某家银行在资产质量审查中表现不合格,该银行将会被资本重组或者被迫倒闭。欧洲央行从2014年11月4日起接手对欧元区银行的监管,其认为,德国银行业针对船舶贷款采用的估值模式过于乐观,应予以最高可达12%的减值。

对欧洲央行的压力测试,投资航运业的欧洲银行感到压力巨大,特别是德国北方银行、德国复兴银行、北德意志银行和DNB等银行,其资产负债表显示航运业贷款共计超过1000亿欧元,其中不良贷款占20%。

原因三:资金成本东廉西贵

种种原因最终导致中国能够提供的航运融资的成本目前低于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

在“第二届资本链接国际航运论坛(中国)”上,来自全球的航运融资机构解答了中国与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之间势如冰火的原因。据纽约上市公司Tsakos Energy Navigation(TEN)战略和事业发展部总监HarrysKosmatos表示,美国现在债券融资的成本已经高达8%~9%,而中国现在的企业债成本约在5.5%~6.5%。“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的资金成本由之前的相对昂贵变成现在的相对便宜,或导致中国航运融资产品相对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更具吸引力。

德鲁里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Arjun Batra强调,此种利率上涨趋势不可逆转,且投资回报率越来越波动。

当然,这些欧美老牌融资机构也知晓中国市场的吸引力。DVB是德国少有的从事航运融资的机构,在中国的资产总额达到10亿美元,Toon Ben Ang表示对中国的投资还会增加。荷兰银行也称赞中国的融资环境日渐开放。北德意志银行表示与中国合作超过10年,拥有长期的欧美船舶租赁业务经验。

瑞克麦斯海运信托退市警示

欧美老牌航运融资机构对航运融资兴趣寥寥其实真的无可厚非,瑞克麦斯海运信托近来的遭遇已是人尽皆知。

7月25日,瑞克麦斯海运信托的受托经理公司Rickmers Trust Management已获得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批准,瑞克麦斯海运信托将从新加坡交易所退市,作为其结束信托的一部分。

瑞克麦斯海运信托是拥有180多年历史的德国航运世家——瑞克麦斯集团的子公司,拥有并经营16艘3450~5060TEU型船(总运力为66410TEU),此前主要以长期固定费率向主要班轮公司——达飞轮船、韩进海运、马士基航运、商船三井、日本邮船、西马泰克等出租船舶。

2015年,瑞克麦斯海运信托的船舶出租率达到99.2%。2015年三季度开始租船市场低迷,直接影响了瑞克麦斯海运信托的业务,部分船舶更新其租赁费率至现货市场水平。因现货市场费率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信托管理人将这些船舶进行短租,以便在市场最终好转时能够获益;信托管理人将5艘闲置的船舶退役,以期减少经营和管理费用。去年三季度,瑞克麦斯海运信托的船队使用率降至85.3%,资产减值6910万美元。截至去年9月底,瑞克麦斯海运信托有5艘船舶退役;6艘船舶以现货市场租金出租;5艘船舶拥有长期租赁合同。值得一提的是,曾经的大客户——韩进海运和日本邮船均退出了承租人队伍。

可见,无论航运融资如何更新换代,能够支撑它的仍然是实际的航运业务,一旦航运市场走入低迷,航运融资将“毛将焉附”?

虽说资本具有天然的流动性,然而就中国而言,却有着两大融资租赁中心:上海的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和资产总额最多和最高;天津囊括80%的船舶资产和100%的海工资产……

沪津:融资租赁“双雄”

中国目前较青睐用融资租赁模式来进行航运融资,这其中既有着市场主体趋利避害的原因,也有着政策方面的原因。

2017年2月新的船舶登记办法开始实施,专门设置自贸区船舶登记专章,放宽登记主体外资股权比例,同时简化流程、突出服务、提供网上登记,明确融资租赁船舶所有权的相关要求,解决了融资租赁船舶的登记问题。按照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关于清理行政性收费的相关政策要求,交通运输部海事局自2017年4月1日不再征收船舶登记费、设施检验费,系列利好政策的出台对海事金融产业的发展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此外,《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选定的12个重点行业中,船舶和海洋工程都是推进国际产能与装备制造合作的重点领域。而融资租赁则是进行国际产能合作,推进中国装备“走出去”非常重要的工具。针对金融租赁业的发展,中国政府明确中国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金融租赁体系,要求融资租赁企业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帮助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配套服务。从发展历史来看,德日等发达国家的历史证明,租赁是推动国内装备走向国际市场的有力的金融工具。20世纪80年代,正是借助租赁的方式,德国、日本包括美国的制造企业打开了中国市场,中国租赁业在20世纪诞生,正是最好的例证。

从中国各地具体实践来看,虽说资本具有天然的流动性,却有着两大融资租赁中心:上海融租企业数量和资产总额最多和最高;天津几乎囊括全部的海事金融资产。

上海:整体第一

根据商务部数据,历年来,上海融资租赁企业在数量和资产规模上,无疑是全国融资租赁的中心。

企业数量最多

截至2015年年底,上海融资租赁企业数量最多,为1216家;天津为589家;深圳为508家。上海、天津和深圳三地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占全国的64.0%,比重同比增加12.2个百分点。其中,上海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增加最多,同比增加764家;天津、深圳同比分别增加254家和235家。

截至2015年,沪津粤闽四大自贸试验区相继完成挂牌,上海、天津、广东(含深圳)、福建(含厦门)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同比分别增长169%、75.8%、62.5%和97.2%。

资产总额占比最大

截至2015年年底,资产总额排名前三的地区为上海、天津和北京,分别为7123.6亿元、2982.6亿元和2244.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1.5%、45.6%和17.6%。上海、天津和北京三地总量占全国比重为75.9%,同比提高7.9个百分点,其中上海融资租赁企业资产总额占全国比重达到43.8%,接近全国总量的一半。

根据“2017融资租赁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的信息,截至去年年底,上海共有各类融资租赁企业2089家,占全国融资租赁企业数量总数的近30%(全国融资租赁企业为7120家)。其中,内资融资租赁试点企业18家;外商投资融资租赁企业2064家;金融租赁企业7家。上海各类融资租赁企业注册资本总额7762亿元,占全国总量的30%。据不完全统计,上海融资租赁资产规模超过1.2万亿元,约占全国总量的23%(全国融资租赁资产规模约5.3万亿元)。

上海融资租赁行业发展主要表现出以下四个特点:一是,企业数量和资产规模呈几何数增长,从2011年的82家增至2089家,资产规模从2011年的1200亿元增至1.2万亿元,增加近10倍;二是,业务范围不断拓展,目前已经涵盖航空、船舶、工程机械、医疗设备、新能源、节能环保、基础设施及个人消费等领域;三是业务模式不断创新,“租赁+X”的混合型业务不断涌现,租赁与保理、ABS、供应链金融等其他金融类复合型业务不断增加;四是,创新租赁产品不断涌现,在直接租赁、售后回租等传统租赁业务基础上,经营性租赁、联合租赁、创投租赁、杠杆租赁等业务比重不断增加,依托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化手段,个人消费类融资租赁、租赁+互联网等新兴租赁不断涌现。

在去年发布的《上海市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条例》)中,上海提出要支持金融机构利用境内外机构网络资源和电子化手段,为航运相关企业提供融资、结算、避险、财务顾问、信息咨询等金融服务。上海市金融服务等行政管理部门应当促进航运融资信息交流,支持航运相关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和股票、融资租赁、金融租赁等方式解决资金需求问题。

对此,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赵劲松解释道,上海航运金融业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服务类型和产品还较单一,处于相对低端的水平,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为此,《条例》提出不仅要为航运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还要开展结算、避险、财务顾问、信息咨询等航运金融服务,同时要支持航运企业发行债券和股票,支持航运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产业发展,多方式、多渠道解决资金需求问题。

赵劲松表示,航运结算是一个前景广阔的领域,特别是船舶交易结算,现在往往都在中国香港、新加坡和英国伦敦等地的船舶融资银行进行,可见航运结算对航运金融影响巨大,但在上海结算的船舶交易却少之又少。发展航运结算,涉及到外汇管制、海关、船舶登记、船舶物权法律等多个领域的制度创新问题。

除了船舶产业基金以外,船舶租赁和金融租赁是另一个航运金融的重要领域,近年来在中国发展迅猛,特别是在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然而,船舶租赁和金融租赁法律制度源于美国法中的设备租赁制度,已不适应中国航运金融发展需求,需要进行船舶金融租赁权法律制度创新。

天津:海事金融居首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资料显示,天津东疆已经成为中国船舶(股票)海工、设备租赁的中心以及创新基地。

据统计,截至2017年4月底,天津东疆共注册融资租赁企业2230家,累计注册资本金达2888亿元;累计注册单船公司160家,国际船舶租赁资产达52亿美元,占全国的80%;海上钻井平台(船型 船厂 买卖)租赁资产25亿美元,占全国的100%。天津东疆已累计完成108艘船舶跨境租赁业务、12座海工平台跨境租赁业务,领跑全国。

在天津东疆的船舶海工企业已经形成集群效应。

天津东疆之所以形成如此规模,或得益于其所获得的政策红利。

政策创新

海关异地监管

海关异地委托监管采用“属地申报、口岸验放”的创新通关模式。天津东疆船舶融资租赁业务开展以来,通过海关异地委托监管的模式,通过船舶、海工结构物等企业注册地申报,异地海关验放的模式,解决了船舶实物入区的问题,极大地节约了企业的物流成本和通关时间成本,是“东疆模式”的又一大创新举措。

产业规模

目前,国内与船舶海工租赁相关的100%创新结构均源于天津东疆,已完成SPV租赁、进口租赁、出口租赁、离岸租赁、保税结转租赁、“三地两跨”租赁(生产地、出租地与承租地不一、跨关区跨境)等多种租赁交易结构,形成了业界公认的“东疆租赁模式”。天津东疆已经成为中国船舶海工租赁产业创新基地和源泉。

税收优惠

在税收政策方面,2012年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出台《天津东疆试行融资租赁货物出口退税的通知》;2014年将该试点优惠政策扩大到全国实施,规定对融资租赁出租方购买的,并以融资租赁方式给境内列名海上石油天然气开采企业且租赁期限在5年(含)以上的国内生产企业生产的海洋工程结构物,视同出口,试行增值税、消费税出口退税政策。

融资创新

成熟的外币筹措通道

目前,借助天津东疆平台,除外资融资租赁企业利用其自身拥有的外债通道获得的境外中长期贷款外,天津东疆帮助各类融资租赁企业及其子公司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外债20多亿美元,还有近20亿美元申请正在审批中,上述融资规模占到全国的95%。

成熟的融资功能和政策

母子公司能设立共享外币资金池、人民币资金池;母公司及SPV结合运作结构,无限额和无资产负债限制的外债筹措绿色通道,搭建面向全球的国内外资金融通平台,有效拓宽了融资通道、降低融资成本,提高竞争力。

船舶海工融资机构体系快速完善

已与国家开发银行船舶融资中心商谈合作事宜,国家开发银行天津分行船舶融资业务发展迅猛。国家外汇总局积极支持天津东疆创新多渠道、多模式利用外储的机构和结构。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主任沈蕾表示,今年天津东疆又涌现出中国首单信托基金融资结构、全程物流模式、世界上最先进的超深水半潜式平台租赁等业务新模式。

谈及下一步时,沈蕾称,天津东疆将在现有的政策基础上进一步深化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探索更为开放的创新体制,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和国家融资租赁创新示范区的建设,提高投资和贸易便利化的水平。“现在我们正在设计,计划以自由贸易港区作为突破口,探索更为灵活的、更为高效的制度高地,营造与国际接轨的政策环境”。

沈蕾指出,“未来,在‘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支撑下,天津东疆将积极探索、大胆创新,建设中国最大海外工程出口基地,打造中国海事金融和离岸金融创新区,持续推动中国海事金融产业快速发展。”

上一篇:从此天下三分,看中远海运收购东方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