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力争三峡通航管理主动权

作者:林云卿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杂志 日期:2017年08月01日

1982 年12 月15 日,水电部、交通部水电财〔1982〕164 号关于葛

洲坝船闸管理费用的批复中,同意1982 年至1984 年,船闸及上下航道、

锚地的管理费和大修更改费用以及三江航道的疏浚挖泥费用,每年按

900 万元包干使用,一定三年不变,列入葛洲坝电厂成本,由华中电管

局按月平均数统一拨给长江航运管理局。

900 万元具体分配方案是,船闸处340 万元(1983 年为330 万元),

宜昌港务局200 万元,宜昌航道区280 万元,宜昌政航分局30 万元,地

航锚地(湖北省交通局)50 万元。

如果按照疏浚量来给钱,当时这个费用还勉强够。但随着物价上涨,

人员增多,经费就不够了,再要经费就比较困难。每次开会,我们把所

要的开支都定下来,可以管几年,但过程总是闹得不愉快。

长办吸取葛洲坝在航运方面的教训,认为应该让航运部门参与大江

上引航道,下引航道等问题,于是三峡工程就把航运配套设施列进去了。

相比葛洲坝工程,这是前进了一大步。设计进去了,设施进去了,还有

经费啊。为了从三峡建设经费里面拿钱,我们前后做了很多工作。

三峡工程涉航事情多,我一个月要去南津关待半个月。老唐局长有

一次到部里汇报,向李居昌副部长汇报工作。那时我当副局长才一年。

交通部内河局局长张奇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三峡工程航运现场领导干部

工作情况。他对唐国英局长说:“国英啊,三峡工程这个事情可不是小

事情。你叫林云卿管那么多部门,还管这个事情,那怎么行?你要让他

专门搞这个事情。”当时他就跟唐局长说:“唐局长,把老林的事情减

少一点。”后来,我一个月要去现场半个月,当时三峡工程现场条件比

较艰苦。我们目的就是服好务,争取三峡通航的管理权。因为我相信,

我们有能力、有能耐把三峡航运工作做好。

1991 年12 月29 日,交通部在三峡工程即将进入开工建设之际,为

加强三峡工程航运工作的领导,做好工程的准备与实施,决定设立三峡

工程施工现场通航指挥部。1993 年8 月18 日,三峡工程现场航运指挥

部(以下简称“三峡航运指挥部”)在宜昌市挂牌成立。

1994 年8 月12 日,交通部对三峡航运指挥部的职能职责进行了扩充,

确定三峡航运指挥部是长航局在三峡工程现场航运的派出机构,全面负

责三峡工程现场航运维护工作;长航局在宜昌的各单位均实行双重领导,

凡涉及三峡工程的航运工作,都由指挥部集中领导,统一指挥,统一对

外等。

三峡航运指挥部的行政经费来源,一是由长江航务管理局拨付的行

政经费,二是与三峡开发总公司商签的“三峡工程航运部分三项费用分

年拨款协议书”中的临时通航管理费。基本建设经费的来源,是根据建

设项目的属性分别由交通部和三峡开发总公司拨款。

为了三峡工程的建设,我们指挥部组织了多次考察,包括去江西万

安水利枢纽和福建水口水利枢纽。到那里去看船闸、看升船机,看航运

配套设施,看通航管理,学到了很多东西。考察过程中,我们感到船闸

如果不由航运部门来管理,将会使问题变得非常复杂,船公司将会受到

很大影响,于是更加坚定了要把船闸通航管理权牢牢掌握在航运部门手

上的信念。

考察过程中,我们调查了航运部门和船公司对船舶过闸的要求和存

在的主要问题。我们在考察万安船闸时,当时接待我们的是齐俊麟同志。

接待我们后,他有了到三峡工作的想法。我们回来以后,他找到我说:“我

想来三峡航运指挥部”。我说“可以啊。”他是武汉水运工程学院毕业的,

分配在万安管船闸。后来,齐俊麟就顺利调到三峡航运指挥部,现在已

是三峡局的副局长了。

为了成立三峡局,我们给交通部写了报告,当时定为副局级。报上

去以后,交通部也很重视。三建委是管总的,很敏感。刘松金副部长对我说:

“老林哪,可是要注意,不管不行,管不好更不行。”我说这么大的工程,

不掌握在航运部门手上怎么行呢,所以管理权不能放弃。

在通航施工管理阶段,我们确实是动了脑筋,想了办法的。好在最

后进程比较圆满。凡是沾上“三峡”两个字的,是既好办又不好办。

上一篇:内河航道整治工程关键问题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