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上海船厂老船坞将成未来“超级秀场”

作者: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 日期:2017年07月25日

2.8公里,94个景观节点,每一幢老厂房背后,在过去是一部百年的工业传奇,当下则是一段历史建筑的保护之路。

伴随着杨浦大桥以西至秦皇岛路码头的杨浦滨江2.8公里岸线实现贯通,“百年工业遗存博览带”上的一座座老厂房建筑将以全新的面貌和功能与市民见面。2.8公里,94个景观节点,每一幢老厂房背后,在过去是一部百年的工业传奇,当下则是一段历史建筑的保护之路。

跟随上海船厂的老工人葛珺走进杨树浦路468号,这里是上海船厂西厂的原址,中国第一台国产半潜式钻井平台“勘探三号”、中国第一艘出口万吨轮“绍兴号”、中国第一台随船出口的低速船用柴油机均诞生于此。时隔155年,工业时代的机器轰鸣消散殆尽,这个曾经的中国修船业“老大”,如今只剩下杨浦滨江上一大一小两座巨大的空船坞。

两座巨型船坞:“雪龙号”曾在此修整

“这是上海最老的船坞之一,由德资的瑞镕船厂在1900年开挖,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厂主转入英国籍,于是船厂也就变为英商企业。1936年,6家英资船厂合并成英联船厂之后,共拥有四座大型船坞,这两座就是其中的杨树浦路1号、2号船坞。”在葛珺眼里,眼前两个长着杂草的空船坞,曾是过去上百年间无数待修船舶停靠的地方。

以前,每当有船进来维修,进水阀门就会打开,江水注入船坞,至与黄浦江水齐平后,坞门起浮,由拖轮移开坞门,船驶入船坞,再合上坞门排水,船则搁在摆好的坞墩上。100年来船坞几乎没有停歇过,民国时期修各国战舰,抗战时期为日军使用,新中国成立后上海船舶修造厂(原上海招商局船厂)和英联船厂合并成为上海船厂西厂并一直使用到2015年,2007年“雪龙号”还曾在这里修整……

沿着船坞从头走到尾,两座长分别为205米和262米的船坞犹如两个巨大的“天坑”。在杨浦滨江南段岸线的改造建设中,它们或将被改造为“船坞秀场”,承载剧场、时尚发布展示厅、演艺舞台等公共文化空间。

“今天的黄浦江边上,这样两个相连的百年船坞是独一无二的。”时间流逝,风景变换,但葛珺认为,总会有一些印记镌刻在滨江之旁,就如同脚下那油渍斑驳的的铁锈地面、身边爬满藤蔓的厂房办公楼、老工业时代的轨道、登船梯、塔吊……这些被一一保留下来的工业印记提醒着来此的人们,有这么一个船厂和这么几代工人,造就了上海造船业的辉煌。

一段工业往事:船厂最小的工人

船厂三代老工人葛珺。

1978年,葛珺进厂的时候才17岁,是当时全厂年纪最小的工人。外公是原上海招商局船厂的八级钳工。爸爸也是船厂工人,参与过中国第一艘万吨远洋散货船“风雷号”在3000吨船台上的建造下水。1978年,父亲因病去世,葛珺顶替父亲成了船厂的第三代工人。

“那时候,能够进入上海船厂是很不容易的。老师傅们都跟我说,‘小葛啊,你到了厂里以后,技术是你的拿手绝活,如果技术上你不能独当一面是会被看不起的。’于是我就狠命地工作、学技术,当了三年学徒,提前一年满师。”当学徒第三年的月工资是21.84元,拿着提前满师补发的一年工资中的156元,葛珺给自己买了一个海鸥205相机,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当时的船厂还是万人大厂,工人按照“工时定额”,固定工资以外的5元奖金,是靠每个月工作208个小时之外干出来的。葛珺做了六年的维修电工,每天在船台、船坞等各个作业平台上工作,保障岸上的电缆、配电箱、吊车等一切设备设施运作正常。“有时候吊车出毛病了吊在半空,马上要去抢修,这时就要看技术和功力了。” 1980年以后,船厂引进了很多进口设备,设备的安装都靠自学。“日本进口的钢板预处理流水线、挪威进口的型钢流水线,设备图纸拿出来都是外文,我们就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识图,有时候还一个个翻词典。”也正因为如此,当时的工人各种语言都要会一点。

作为船厂当时最小的工人,葛珺经常调皮捣蛋,骗班长吃过“肥皂糖”。“那是过年的时候,班长会在我的棉袄口袋里拿糖吃,我就故意切了一块肥皂,用糖纸包好放在口袋里。班长摸好糖,拨开糖纸塞进嘴里,立马就吐出了泡泡。我撒腿就跑,班长在后面追着我,‘小胖子,我平时对你这么好……’几十年前的事,班长说了一辈子。”葛珺说得咯咯直笑。当时的维修电工小组共12个人,感情特别好,每个月16日发工资的时候,小组还会凑钱到南京路上“搓一顿”。半个世纪前的记忆,葛珺说起来恍如昨日。“现在我跑到每个厂房里,都会想起过去我们在那里做过些什么……”

三年开发历程:老建筑像人一样保护

两年前,杨树浦路上的上海船厂开始搬迁,无论是那一台台高耸入云的塔吊、生铁浇注而成的栏杆亦或是曾经修整过“雪龙号”的百岁船坞,都让葛珺恋恋不舍。与许多老工人一样,他希望滨江的贯通能将有历史记忆的东西保留下来。

“我们的设计理念是有限介入,低冲击开发。”杨浦滨江公司总师室副主任徐进告诉记者,当初提出保护工业遗存的时候,很多人提出,这个破旧的工业码头不用花岗岩去铺装一下,就用混凝土的粗骨料露着好看吗?“这是一个有将近100年人文历史积淀的遗产,要像对待有生命的人一样理解她,尊重她的历史,体现她的神韵。”

2013年年底,在项目建设之初,杨浦滨江公司建设团队就反复到现场进行踏勘,到每个厂区去发掘有价值的构筑物。在船厂地块修复路面的时候,施工人员挖掘出一个古老的地下建筑坑槽。团队马上叫停施工,组织文物保护单位进行深入调查,最终发现该坑槽是原上海瑞镕船厂最早的老船排。

船厂内有一座不起眼的四层抹灰厂房建筑,当初勘测时就发现这座建筑历史久远,且位于沿江第一线,一调查发现是建于1920年的东方纱厂仓库。厂房建筑内部为早期的钢筋混凝土无梁楼盖结构,是滨江带现存建筑中最早的无梁楼盖仓库。该建筑目前正准备通过专家评审,确定她的历史价值。“杨浦滨江有许多这样的工业遗存,没有一个文件或规范告诉我们哪些要留哪些不留,而我们的原则是:没确定的先保护下来,后续再去认定。”

如今走在船厂码头上,曾经的钻焊平台变为露天展场和慢行步道,工人们用锈铁焊铸的五块钢板特别醒目,上面镌刻着船厂前身祥生船厂、瑞镕船厂、招商局船厂、英联船厂和解放初上海船厂的历史,让来此的人们可以阅读到船厂百年的辗转历史。江面上传来汽笛的声声低鸣,只是再也没有船只驶进船坞在此停靠。

上一篇:一艘新造汽车运输船德国海域搁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