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长江公安处置“电打鱼”的难点及思考

作者:王成辉,何卫 文章来源:长江航运研究 日期:2017年06月19日

据了解,仅2016年,长航公安局芜湖分局充分发挥长航公安打击犯罪、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的职能作用,切实维护辖区长江生态环境,推动长江生态文明建设,采取有力措施,积极开展打击生态领域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严厉打击“禁渔期”非法捕捞违法行为,有效遏制了辖区自然水域内的非法捕捞现象。在打击长江水域涉渔违法犯罪等专项整治行动中,共出动警力1369人次,船艇414艘次,与渔政、海事、水务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44次。查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2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现场收缴渔获物22.09公斤,查获渔获物102.6公斤,非法捕捞渔具7套,非法捕捞船舶4艘。查处阻碍行政执法部门行政执法案件69起,处罚69人。有效的震慑了非法捕鱼违法犯罪行为。

1“电打鱼”存在的原因

违法成本低。行为人在禁渔期、禁渔区以外的“电打鱼”行为大多只是行政处罚。由于野生长江鱼在市场上价格高昂,违法行为人受利益驱使或个人癖好,大量电捕长江鱼,造成生态资源的严重破坏。而电捕鱼行业的暴利,加上行为隐蔽、难以抓获等特点,更为助推了此类行为的蔓延。

执法力度小。《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赋予了渔政部门的执法权和处罚权,但是渔政部门执法装备落后,执法人员少,对此类违法行为的发现处理力度不大。

配合协作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明确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在长江航运公安局与农业部长江办战略合作之前,渔政部门对罪与非罪界限把握不准,存在以罚代刑的现象,公安、渔政还没有形成完善的分级对接机制,渔政部门的行政执法与公安机关的刑事司法没有有效衔接。

2 公安机关处置“电打鱼”的难点

2.1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我国,水上治安管理问题是公安理论研究和执法实践中较为薄弱的问题。理论界和实务部门对此问题关注不多,是一个较为生疏的领域,诸多法律之间或者内部,还存在衔接不紧密、解释不及时的现象。

“电打鱼”行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很难找到准确的条款与之对应。使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七条“未经批准,安装、使用电网的,或者安装、使用电网不符合安全规定的”这一款对“电打鱼”行为进行处罚存在一定的争议。电网是用金属线连接的,可以通电流的拦设物。安装电网是一些特殊单位的要求,如重要的军事设施、重要厂矿、监狱等。其他单位和个人未经公安部门许可,不能随意安装和使用电网。安装、使用电网不符合安全规定,是指行为人在安装、使用电网时,违反国家对电网安装、使用的安全规定,如电网须安设内、外刺线护网,其高度不得低于一米五等。将“电打鱼”使用的设备扩大乃至类推解释成《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七条中的“电网”较为不妥。

2.2 现场处置难度大

“电打鱼”船舶船体长度通常在5米以下,由渔政部门具体负责渔业船舶登记以及监督工作。针对“电打鱼”船舶长江公安机关缺乏有效的处置措施,即使是公安与海事联合执法也无法对违法船只使用强行滞留、解除动力等措施。公安巡逻艇无法有效拦截违法船舶,就算想尽办法将船拖住,违法船舶的停放、保管等问题也很难解决。在处置长江“电打鱼”违法行为中只有在违法人员全力配合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完成执法程序。现实执法中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形,违法人员绝大部分不会主动配合执法部门的执法工作。

2.3 现场取证难度大

长江江面宽阔,“电打鱼”行为通常都发生在夜间,而且“电打鱼”船舶往往船体小,机动性强。违法人员一旦发现执法船艇和执法人员,立即逃窜,更有甚者将所用的非法电捕器具(如:电瓶、逆变器)抛入江中,对自己电捕的行为矢口否认。在取证方面的被动,很大程度的阻碍了执法活动。

3 公安机关处置“电打鱼”的几点思考 

为依法严厉打击破坏渔业资源违法犯罪行为,切实有效保护渔业资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本文对有效处置长江“电打鱼”行为提出自己的几点思考: 

3.1 强化巡防联动

开展辖区“电打鱼”船舶摸底调查,密切关注涉渔动向,摸清底数,在开展走访调查的基础上,分析其活动规律;强化信息收集,积极发动广大船民和特情耳目,通过公开与秘密渠道收集线索;强化巡防查控,将打击涉渔违法犯罪融入到日常的巡逻检查工作中,形成打击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常态机制。加强与渔政、海事等部门间的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发现线索之后要加强协作,不畏办案困难。

3.2 做好接处警工作

接到“电打鱼”警情必须及时出警处置,虽然法律有关规定“电打鱼”一定范围内属于渔政部门管辖,但公安机关接到此类报警后,可以第一时间迅速出警处置,这既是法定职责,也是执法权力。果断有效的处警,不仅能够提升长江公安形象,震慑违法犯罪行为,而且一定程度上也是对自己的保护。及时有效的接处警,能第一时间掌握最有效的、有价值的证据,为后续的处理打下坚实的基础。出警过程中使用执法记录仪、数码相机对“电打鱼”违法行为进行摄录;同时,责令违法人员停止违法作业,接受公安机关的检查与询问。

3.3 强化阵地控制

加强长江干线水域视频监控系统的建设,结合长江水面治安高清监控视频,对辖区江面进行视频巡逻,动态搜寻水面可疑船舶,注意发现两岸江滩疑似非法电捕鱼人员踪迹。综合运用海事部门VTS系统,确定可疑船舶的位置,探寻出“电打鱼”船舶的活动规律加强对高危水域的布控,强化阵地控制。

3.4 证据的搜集及认定

在办理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中主要证据的收集与确认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解决:

3.4.1 非法捕捞行为发生地可以由以下证据证明:

(1)非法捕捞人员正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的照相、录像等视听资料;

(2)到海事部门调取涉案船舶运行轨迹等电子证据;

(3)犯罪嫌疑人、证人的言词证据;

(4)现场检查笔录。

3.4.2 禁用工具、禁用方法的认定

(1)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案件的禁用工具以及禁用方法使用的物品应当扣押,且应当采用照相、录像等方法固定、收集证据。

(2)禁用工具、禁用方法的认定意见由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或渔政执法机构结合物证、视听资料等证据出具。

3.4.3 关于非法捕捞水产品种类、数量的确认

(1)非法捕捞水产品的种类、价格可以邀请渔政部门工作人员针对渔获物的种类出具认定意见;

 (2)称重应当在当事人见证下进行称重,形成称重记录。对于称重及计算确认的过程,应当采用同步录音录像进行证据固定。

上一篇:工信部组织调研江苏民营白名单船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