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生态优先  绿意盎然

作者:张涛 文章来源:长江航运研究 日期:2017年06月19日

作为贯彻落实国家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战略的重点工程和内河水运“十二五”期重点建设项目,荆江河段航道整治工程建设周期长、资金投入大、施工难度高、社会关注度强、建设意义重大。工程首先遇到的难题,就是生态环保。

生态工程与整治同行

荆江航道整治工程施工段水生生物种类多样,鱼类资源丰富,有麋鹿、白鳍豚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涉及多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生活饮用水源保护区以及漂流性卵产卵场,生态保护要求非常高。

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冠军介绍,“在荆江工程建设中,我们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进行了荆江工程生态环境保护顶层设计,开展了一系列生态保护的积极探索,实行生态工程建设与整治工程同步设计、同步实施、同步验收。”

在荆江航道整治建设大规模开始之前,荆江航道建设者已经着手从“预防、减缓、修复和补偿”4个方面同时开展航道的生态保护和修复工作。在工程设计阶段,指挥部与高等院校、科研单位联合,结合荆江航道区域条件和建设特点,重点开展水生、陆生动植物的生境修复、再造技术研究、生态环保施工工艺研究、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研究等方向的生态科研工作,并以此为切入点,在工程建设中努力保护及修复河道形态,为各种生物提供栖息、生存的环境,维护水域生态的完整性。

在工程概算中,专门列了2.68亿元的生态建设环境保护资金;在水、岸、滩等关键部位采取符合生态环保要求的成熟施工工艺与材料,营造有利于鱼类产卵和底栖生物繁衍生息的生态环境,会同各保护区、水产部门大力实施生态补偿、开展增殖放流等工作,同时采取了生态护坡、植入型生态固滩等生态航道建设新技术。2014年,荆江航道整治工程被交通运输部列为“全国生态环保示范工程”。

唐冠军表示,通过在工程建设中贯彻“生态优先,共抓大保护”的生态建设理念,科学制定生态环境保护顶层设计、广泛实施生态修复、全面进行生态监测,投入生态建设环境保护资金修复陆生、水生生境218万平方米,被交通运输部列为“生态环保示范工程”。据监测,4年多来,在该区域3个国家级保护区内,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江豚数量较开工前增加15头,麋鹿增加207头,国家“四大家鱼”产卵场相对稳定。

绿色的堤岸生机盎然

片片青草覆盖护坡,黄色小花开满堤岸,绿色发展、生态优先,是荆江航道整治工程的一大特色。荆江航道整治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何传金告诉记者,荆江工程考虑到生态环保的要求,改变以往使用混凝土护岸的做法,创新推出了诸多可以植草的环保型新结构,探索生态护岸建设,植生型钢丝网格护坡结构即是其中之一。

植生型钢丝网格护坡结构由一个又一个钢丝网方格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组成巨大的钢丝笼。据介绍,这种钢丝网镀有铝锌合金层,具有超强防腐蚀性,使用寿命可以达到120年。因此,采用钢丝网护垫结构铺筑的护岸,整体性和耐久性都很强,可有效预防水流对岸坡冲刷而导致的岸坡变形。方格中间的空间,则用来种植草籽,草长出来就可以形成一片绿色护坡,与岸上植被融为一体,最大限度地不占用农田,还能保护工程周边的环境。

记者了解到,除了生态护坡本身的工艺外,对于方格中撒种的草籽,科研人员也颇下了一番功夫。考虑到水位因素,他们不断尝试,从引进国外品种夭折到移植长江本土物种,最终挑选出了能够在洪枯水考验中存活下来的十多个种类,保证了种植效果。

为避免施工对环境的污染,荆江航道建设者在施工过程中也做了很多改善。为减少抓斗在施工时对长江水质的污染,在施工作业时,施工人员采取轻下抓斗、慢起挖泥的操作规程,减小江水的混浊程度,并采用一次清挖到位的施工工艺,避免二次清挖对水质的污染;陆地施工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粉尘,为避免粉尘污染环境,我们在施工中采用了湿式喷淋除尘法、给爆破礁石事先铺上湿草袋、用配备有高效袋式除尘器的装置进行爆破钻孔等措施,减小了施工粉尘污染。施工区域的污水、垃圾全部回收,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冠军表示,该工程大规模应用生态护坡、生态固滩等环保新结构,采取生态补偿措施,取得了工程区域生机活力盎然、治理成效斐然的佳绩,实现了人类工程与自然生态的融合共存,为我国内河航道治理树立了典范。

荆江航道整治的结束,除了航运的便捷,工程还为沿江百姓带来另外的“福利”。整治施工后的长江边坡稳定、绿化,使过去杂草丛生、摆来摆去而无人“惦记”的岸边土地,如今由于航道加深、岸坡稳定后形成滨江、滨水资源,逐渐成为当地优势资源,沿江百姓也早早地抢占护岸边以前无人问津的土地,所种植的经济作物或经济林木也逐渐葱茏起来。两岸政府都在陆续搞经济旅游开发,准备利用荆江航道整治形成的优质岸线和深水航道发展临港产业,借长江经济带建设的东风,让地方经济进一步繁荣。

保护长江鱼类“家园”

在荆江治理河段,分布着大量生态植被和生物种群。其中,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江天鹅洲白鳍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利段“四大家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尤其牵动社会视线。

针对长江生态环保方面的要求,荆江指挥部在项目前期就针对施工环境开展了调研,向环保、防洪、渔业等部门提交环境评估报告,分析施工可能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长江上、中、下游拥有不同的生态系统,鱼类的生长周期、活动范围都不一样。荆江航道建设者通过调整施工时间和方式,比如缩短沉排、抛石等水上施工时间,避让鱼类的产卵期以及中华鲟、豚类洄游期,最大限度的减少工程给水下生物和水下生态带来的破坏。为照顾长江鱼类繁殖,工程采用了三棱锥体即四面六边体透水框架群护岸技术。6根框杆连接组成的三棱锥体,这项技术可根据河势水流形态合理布置框架群体,使流经框架群的含沙水流降低流速,促沙落淤,改善流势,从而起到保护河岸、稳定岸坡的作用。由于是空心结构,还如同“人工鱼礁”一样,能够诱集鱼类在结构空间内繁殖、生存。

对中华鲟、江豚等珍稀鱼类,还对它们的栖息地进行专门保护,设计者通过开展不同材质、工法的透水框架的生态效应研究,设计出了既能满足航道整治要求,又兼顾生态修复功能的生态友好型透水框架,为喜欢在洲头、洲尾生活的江豚建立了新的家园。何传金介绍,四面六边透水框架为刚性防冲促淤结构,近些年大量运用在长江中下游航道整治工程中,但也存在防锈漆易脱落、框架会散架等问题。此次荆江航道整治,在工艺允许的前提下,改进生产工艺,采用整体式模具进行生产,框架一次震捣保养成型,省去了焊接、除锈、刷防锈漆等环节,提高了使用寿命。

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长江鱼类的伤害,荆江指挥部以全面、系统的生态科研为支撑,以高效、细致的环保管理为保障,以水、岸、滩的生态修复为亮点,在设计、施工过程中牢固树立绿色环保理念,在确保工程稳定性和安全性的同时,采取低滩、高滩生态修复工程,鱼类产卵生境再造以及充分考虑珍稀物种的生活规律,避开鱼类产卵期及中华鲟、豚类洄游期,联合渔业部门增殖放流鱼苗等多项保护措施,全力打造生态航道,取得了良好的生态保护和建设效果。

上一篇:跨越世界级难题 挺起长江发展“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