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窑洞中开启一扇向海的窗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6月09日

海员是实施海洋强国战略的重要因素,建设“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离不开海员。10年前,交通运输部海事局高瞻远瞩,天津海事局积极作为,在革命圣地延安开展了西部海员发展项目。从2007年8月西部海员培养基地落户延安,到2008年第一批轮机管理专业学员走进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再到2012年开展师资支教计划……如今10年过去,“西部海员培养基地”初具规模,形成了完善的船员教育培训体系,为解决海员短缺难题提供了新途径,为帮助革命老区实现率先脱贫目标开辟了新通道。

6月8日,西部海员培养基地航海类专业师资支教总结评估会召开,将西部海员发展工作不断引向深入。6月25日将迎来“世界海员日”,为引导社会各界进一步关心和关注海员发展事业,本报特推出特稿,开辟“讲述蓝海故事——天津海事局推进西部海员发展项目纪实”专栏,通过亲历者讲述,全面回顾西部海员发展项目十年历程,以飨读者。

天津海事局建设西部海员培养基地的亲历者讲述该局十年来坚持不懈,拓宽海员发展渠道,为老区开辟脱贫新路的难忘经历——

窑洞中开启一扇向海的窗

2008年3月,时任中国海事局副局长王金付在时任天津海事局副局长李国祥的陪同下,视察西部海员培养基地建设时,曾在延安宝塔山下栽下了一颗常青树。如今,这棵常青树生机盎然,如同西部海员培养基地一样,从萌芽到壮大,结出丰硕成果。

将时间拨回到10年前,却是另一片场景。延安这片黄土地上,人们没有大海的概念,甚至对海员充满恐惧之心。家住延川县贺家湾的一名老妇人得知儿子想学航海专业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就算考不起学,去县里或市里打打工也好,当海员危险着咧!”

这个半辈子从未走出延安的老妇人的想法也代表了西部大多数老百姓的心声。由于缺乏对海洋的认知,他们心里对海员这个职业埋藏着深深的恐惧。

海洋意识淡薄,是我们搭建西部海员基地时碰到的第一个难题。但既然我们将培养海员的种子带到西部,就有责任为它的健康发展,营造一个落地生根的环境。于是,以原船员管理处处长王长青为代表的海事人一次次往返天津与延安,在当地开办航运知识讲座、海员发展座谈会,并深入到延安周边农村,走进窑洞介绍海员职业,耐心地消除当地农民心中的困惑……

前几年去延安,海事人总是在为当地人解答“海员是什么”这个问题。因为身处内陆的陕北百姓对海洋太陌生了,航海对他们来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而现在,不少农民已经开始打听如何选报航海或轮机专业,如何参加普通船员培训的事宜了。某些延安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的家长,甚至对诸如“航线”、“靠泊”、“大副”这样的专业术语也信手拈来。不知不觉中,航海文化已慢慢在延安扎根。

万事开头难,西部海员培养基地遇到的第二难是实训设备缺乏。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天津海事人不辞辛苦,四处“化缘”。我们去过天津老促会,去过航运企业,也去过航海院校和船员中介,跟他们讲西部海员发展项目的意义,请他们进行支援。那时吃了不少闭门羹,有时为了3万、5万的捐赠,多次上门进行解释,但为了西部海员发展事业,没有一人有怨言,硬是将天津辖区的港航单位跑了个遍。最终,天津海事局的积极奔走协调,换回了数百万元的实训设备,解决了学生实验实训的燃眉之急。

曾经,“老区”是“贫困”的代名词。延安市原劳动局局长任保民曾说过,延安最不缺的是青壮年劳动力,最缺的是脱贫致富的法子。但由于“重乡守土”的传统观念,延安群众一般不愿意做海员。于是,每到招生季节,我们就到最贫穷的老乡家里,到一个个窑洞里去做工作,介绍海员职业,告诉他们海员收入高,可以改变他们的人生,还给他们讲减免学费的政策。就这样一点点做工作,西部海员培养基地招生人数稳步增长。

能不能让老乡脱贫,最关键的是就业。为解决学员就业渠道受限难题,我们组织天津市船员服务行业协会会员单位与延安市政府、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就搭建促进西部海员就业平台事宜进行了协调,签署了《共同推进西部海员发展、促进西部海员就业安置框架协议》,每年组织辖区大型航运企业、船员服务机构参加延安职业技术学院航海类专业毕业生双选会,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和充分的选择机会。毕业生只要想上船,都能当海员。

据统计,延安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0568元,而普通船员的月收入达800-1000美元,高级船员年收入可达数十万元。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船员,那么这个家庭肯定能脱贫。

有人曾经算过一笔账,一名海员往往能带动2-3个家庭脱贫,比如自己脱贫了,老婆娘家人往往也能跟着脱贫,叔叔伯伯家的小孩也会跟着干海员,往往也能脱贫。照此计算,西部海员培养基地至少帮助上千个家庭脱贫了,正好符合习总书记提出的精准扶贫理念。

我这里就有几个通过海员脱贫致富的例子。周理哲,延安大山里的孩子,现在一家著名央企的施工船上做二副,每个月收入一万多,不仅成功脱贫致富,还将妹夫带出来一起干船员,帮助妹妹家一起脱贫了。

李强,延安边远山村的孩子,上学时连学费都是通过贷款凑齐。可是做了4年海员后,不仅把贷款还完了,还把老家的房子翻修了。如今不仅娶了老婆,生了孩子,还在延安市区买了商品房,目前定居在延安市区。

对于西部海员培养工作项目,天津海事人倾注了全部心血,许多人视之为一生最自豪的事业。船员管理处原处长王长青,往返延安、天津达50余次。天津与延安,两地相隔2000里,最开始去延安,他要早上4点起床,去赶北京南苑机场唯一一趟8点20飞延安的航班。后来,天津到延安通了火车,他觉得好幸福,尽管去程14小时,返程16小时。许多次,天津海事局局领导带队,凌晨坐火车去延安,早上7点多在火车上洗漱,然后直接赶往学校参加双选会,下午坐3点多的火车回天津,来来回回,不辞辛苦。

有很多人问,为什么你们为了西部海员培养工作项目不辞辛劳一次次奔走?我们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是为了让老区人民尽快脱贫致富,让航海文化在西部绽放,让中国的海员事业后继有人。

回首十年,寻梦之路充满艰辛,展望未来,天津海事局将一如既往,携手各界,圆西部人民海员之梦,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在窑洞中开启一扇向海的窗。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港口国监督五年之变 服务赢得尊重 更赢得国际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