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千里汉江一盏灯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5月26日

他常年与江水为伴,有着古铜色的肤色,身材微胖壮实。他与记者初次相见,显得有些腼腆,笑容里写满憨厚与朴实。

25年来,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他始终坚守在千里汉江与长江的咽喉要道,担负起航道养护、突发险情应急处置、航道执法等重要任务。他累计设置航标1.2万余座,成功排除水上险情百余次,保障了船舶安全畅通航行。

他就是武汉市港航管理局汉口航道段副段长——刘利金,熟悉他的人都称他为汉江“航标灯”。

A.

咽喉要道上的“护标卫士”

刘利金1973年出生在汉江边,爷爷跑船,爸爸是老一辈航道人。他从小耳濡目染,与江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2年,刘利金进入汉口航道段成为一名航道管理员,经过近两年的专业培训,他学会了插琵琶头、锥体刷漆保养、航标设置、水深测量、更换航标灯、更换电池、驾驶船舶,成为一名能完全胜任航道管理工作的“多面手”。

“埋头做事、工作负责”是刘利金留给同事们的印象。

刘利金日常养护的汉江25公里航道,是汉江汇入长江的咽喉航段,全国有20多个省份的船舶从这里进出。这段航道水深、流急、航道窄,弯多、桥多、码头多,还有夏家台、陈家墩、龙王庙等10多处浅滩险段以及6座桥梁。

每天早上6点半,刘利金骑着他的“小电驴”出门去上班,7点钟不到,便开始了一天10多个小时的工作。每天,他要驾驶航标艇在江上巡航,一个来回是50公里,差不多3、4个小时。巡查过程中,他要仔细查看航标灯是否正常,是否在原位,如果移位,还要进行调整。这样的状态,他一直风雨无悔,坚持了25年。

江面上,有很多废弃物随着水流飘着,就把航标拦住了。这是刘利金最头痛的事,他必须俯下身子,一点一点地清理这些杂物,然后固定好航标。2014年春夏交替之际,汉江上游漂流大量水草,缠绕在侧面浮标上,如不及时砍除,标志就会移位,给船舶安全航行带来隐患。刘利金及时出动“鄂标2号”艇从早到晚开航除草,每天除草几十吨,累得话不想说、饭也不想吃,但看到一座座航标昂首屹立在汉江航道上,刘利金脸上就绽放出笑容。

夏天,航标艇上高温有50多摄氏度,鸡蛋2分钟就可以烤熟;冬天,江上风大,西北风呼呼地刮,比陆地温度会低4、5摄氏度。为了使航标更加醒目,让驾驶员在行船过程中更容易识别,每年5月、10月,刘利金还要给100多个航标做保养,他仔仔细细一刷子一刷子的给航标上油漆,就像给航标换上了一件件“新衣”。半个月后,当这一切干完,刘利金已经累得直不起腰。

刘利金带领大家严格按照三级航道标准进行一类养护,形成了32字铁一般的工作法——标位准确、灯光明亮、颜色鲜明、规格完整、密度合理、勤勘勤测、及时改槽、驻守重点,确保了汉江武汉段安全畅通。

与水为伴,航标就像是刘利金的孩子们,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25年来,刘利金共设置航标12000多座,没有发生一起因航标设置失误而引起的水上交通事故,汉江武汉段也成为绿色畅通的文明样板航道。他因此被过往的船民称为“护标卫士”。

B.

排险百余次的“小虎突击队”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刘利金的身影。

在单位的微信工作群里,刘利金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小虎突击队”,只要出现险情,他总是第一时间到场。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沉着的应变能力,他带领着队伍不怕牺牲、顽强奋战,成功排除了各种险情百余次。

汉江枯水期和汛期明显且多发,有些嘴段由于多年秋汛的冲刷,江底都是铁板沙,一旦枯水严重就容易形成浅滩,如果驾驶员操作不当或者不熟悉地形就可能导致大船搁浅,甚至发生重大事故。

去年2月18日上午,刘利金驾驶航标艇在巡航中发现:“强胜6999”因驾驶员不熟悉航道、偏离主航槽导致在汉江余氏墩水厂附近水域发生搁浅,无法自行脱浅,船员生命危在旦夕。

险情就是命令!刘利金立刻娴熟的展开现场指挥:通过高频通知事发水域过往船舶注意避让;维持现场通航秩序;安抚搁浅船舶船员情绪;仔细观察船舶有无破损、漏油现象……一系列的救助行动更是丝丝入扣:快速组织航道艇“鄂道标001”到达事发水域实施救助;牵引、拖带、施救,经过3个多小时的努力,遇险船舶成功脱浅,避免了次生事故的发生,确保了航区水上安全。

在江上最怕的是什么?高流速!

特别是夏天,暴雨过后,水流汇集,水涨得快,流速高,无法控制,航标会被冲移位甚至冲翻,如此一来行船就看不清方向,最容易出事。

“记得2011年9月,那年长江中上游嘉陵江、汉江等支流都下了大暴雨,汉江也出现了特大洪水,当时最高流速达到6.36米/秒,相当于1分钟20公里,我在趸船上能听到水流‘哗哗’的响声。”回忆那时的景象,刘利金依然心有余悸。

为了确保趸船不被洪水冲走,他带领同事顶风冒雨挖基坑、打绳桩、设锚链,连续奋战了十几个日夜。由于安装锚链的基坑狭小只能容纳一个人,意味着几百斤的钢板只能靠一个人在基坑里托举起来。面对汹涌的洪水,刘利金顾不上多想,二话不说纵身跳进坑里,拼尽全身力气顶住钢板,咬着牙保持托举姿势,直到1个小时后安装完成。

2016年7月,武汉遭遇特大洪水,防汛形势紧急。

7月2日上午8时,为保证趸船和航标艇安全,刘利金与同事们一起冒大雨检查维护系泊钢缆、岸锚,加固趸船及栈桥。

4日晚,汉江水位继续上涨,接硚口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通知:要求即时封闭德源村闸口。刘利金站在齐膝的水中,码沙袋、搬运闸条封堵、加固闸口,一直忙到后半夜,直至将闸口封闭1米多高,此时,他累得是精疲力竭。

7日晚18时30分,刘利金接武汉市港航管理局转110电话:江汉一桥下游有一条航标船正在向下流动!“撞上大桥,那还了得!”刘利金顾不上吃饭,与同事一起,马上从双厂巷开船赶到现场。此时,江水上涨,江面变宽,夜间视线受阻,寻找航标船变得异常困难,固定航标船更是危险重重。刘利金和同事们驾船直到长江中才发现流失的航标船,航标船周身被水草缠绕,无法驾船贴近,刘利金顾不了危险,夜色中系好防护绳,只身向前,用手扒开水草,固定系缆好航标船。当他回到基地,已是凌晨。

战将起于硬仗,千里马出自原野。在滔滔江水中,刘利金历练出了百折不回的性格。

C.

精益求精的“航道工匠”

精湛的技术源于勤学苦练。

作为一名从事航道管理20多年的老航标工,插琵琶头、锥体刷漆保养、航标设置、水深测量、更换航标灯、更换电池,这都是一些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工作,按理说应该可以全部交给年轻同志去做。但是,刘利金从来不对自己放松要求,一项项基础工作,他都要亲自来过一遍。

刘利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在他带领下,“102”号航标艇的员工业务分工不分家,2012年湖北省港航海事系统第二届航道养护技能竞赛、2015年湖北省交通运输行业“冲刺杯”职业技能大赛,他和多名部下夺得“十佳航标工”、优秀奖等荣誉。

近年来,汉江上建设数字航道,安装了一批太阳能航标灯、GPS定位系统、航道视频监控系统,增设了桥梁牌、港区牌、电子信号牌,配置了水深仪、测速仪、水位探测仪等先进设备。刘利金积极主动学习新知识、钻研新技术,成为大家眼中的“航道工匠”。2005年汉江一期航道整治工程完工,为弄懂航道视频监控系统的使用原理和使用方法,他买来书籍,利用业余时间弄懂弄透,并带动身边同事熟悉使用。2014年汉江电子航道图投入使用,他有空就琢磨,为手机版电子航道图开发提出许多建设性意见。

在一般人眼中,航标工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职业,可刘利金却说:“航标工设置的航标决定着船舶航行、过江桥梁、重点水上工程建设的安全,是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安全大事!”

正因为刘利金心中始终高悬着这件“大事”,他用双手呵护每一艘过往行船,没有丰功伟绩,也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一天天一年年,让汉江上的船舶一路畅行,让航标灯一路闪烁。

面对航道事业,刘利金无怨无悔,他唯一留下的是对妻儿的愧疚。细细想来,结婚多年,他还从来没陪妻子出过一趟远门,每逢节假日都是水上交通安全监管的重点时段,他必须值守一线,照顾老人、操持家务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妻子肩上;孩子蹒跚学步、牙牙学语、关键考试,他都没能陪伴身边……

付出的是种子,得到的是果子。刘利金用愚公般积水成渊的韧劲、逆水行舟的闯劲、悬河泻水的狠劲,获得了一项项荣誉——

武汉交通运输系统“武汉交通之星”;

武汉市第十六届劳动模范;

湖北省交通运输行业“十行百佳”标兵;

全国交通运输行业文明职工标兵;

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远方的家·江河万里行》、武汉电视台4套《江城岔巴子》等栏目纷纷聚焦进行报道。

……

这一个个金子般的荣耀,映照出一个普通航标工的坚定信念,折射出一个奋发有为者的成长之路。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江苏交通全力服务“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