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海工为造船市场“蒙羞”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网 日期:2015年02月05日

油价暴跌给海工市场带来的直接影响是,造船企业面临海工撤单,如中远船务。虽未形成撤单潮,但趋势愈发明显。

去年下半年,油价暴跌给海工市场带来猝不及防的冲击,杀伤力究竟有多强,目前还难下定论,初步诊断已有“皮外伤”。无论是克拉克森对世界造船市场数据的统计,还是中国船舶(股票)工业行业协会对中国造船市场数据的统计,都提及去年海工领域出现下滑。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海工平台频遭撤单,该领域还发生多起裁员风波,分析机构Zacks预言今年海工市场将继续衰退。不过在融资租赁市场,倒没有一边倒的悲观态度。

油价暴跌致海工市场形势不容乐观

接单量与租金双降

据克拉克森数据,去年前11月,世界造船完工量8554万DWT,同比下降15.3%;新船订单量10212万DWT,同比下降15.5%;手持订单量31587万DWT,同比提高17.5%。受国际油价持续大幅下跌影响,全球海工装备市场下行态势明显,各类海工装备利用率普遍下降。据统计,去年,全球新成交各类海工装备订单419.8亿美元,同比下降34.3%,各类海工装备利用率下降1~2个百分点。

中国市场受到世界经济复苏放缓的影响,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航运和造船产能构成双过剩局面。根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提供的最新数据,去年全国造船完工3905万DWT,同比下降13.9 %;承接新船订单5995万DWT,同比下降14.2%;手持订单量14890万DWT,同比增长13.7%。通过数据可见中国与世界三大造船指标形势趋同,造船完工量与新接订单量均下滑,手持订单量则有所提升。

去年,全球船舶市场新船订单量呈现前高后低态势,海工装备市场一路下滑,而中国在海工领域的表现尚算可圈可点,新船订单5995万DWT,市场份额从2013年的47.9%上升到去年的50.5%,保持世界第一;承接各类海工装备订单31座、海工船149艘,接单金额147.6亿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5.2%,同比提高5.7%,也居世界第一。但“第一”背后,普遍存在着价格较低、首付款比率低和部分订单船东无租约等问题,在当前油价暴跌,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弃单的风险明显加大。

结合目前的形势,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预测今年美国经济仍将缓慢复苏,欧洲经济持续低迷,日本经济连续下滑,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全球经济复苏依然艰难。与此同时,世界大宗货物,特别是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带来全球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在此背景下,航运市场运力过剩状况不会好转,运费水平仍将处于低位;海洋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明显放缓,运营市场形势出现恶化。经济形势如无大的变化,今年新船成交量可能降至8000万DWT水平,新船价格走势偏弱,有较小幅度下滑。新船完工量将在1.1亿DWT左右,手持订单将降至2.82亿DWT水平。全球海工装备市场需求将进一步萎缩,成交金额将低于400亿美元。

近两年,中国不少造船企业为摆脱国际金融危机及其滞后效应影响,发展海工装备生产,不少企业为化解造船产能转型海工生产。面对海工装备的市场和产能风险,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建议企业进入海工装备领域一定要慎之又慎。

撤单与裁员初现

油价下跌后,海工市场究竟有何实质性波动?某航运专家告诉《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造船企业方面,建议要对去年上半年下单的船东提高警惕,因为下单不久就发生了油价暴跌的情况,不排除这些船东中有投机性下单的企图,当他们发现下半年油价走势如此惨淡,可能会改单或撤单。不过已经交付开工的平台,目前不会受太大影响,这些海工装备可以根据目前的供需来调整出油量。”

正如上述专家所言,目前部分造船企业确实面临尴尬境遇。去年9月,传挪威钻井承包商Sevan Drilling可能撤销在中远船务订造的圆形钻井平台(船型 船厂 买卖),所幸最后双方协商同意修改建造合同,并达成延期交付协议。但今年1月,中远船务则没那么幸运,其于新加坡上市的母公司中远投资公告表示,中远船务2008年与ATP Oil & Gas UK签订钻井平台船壳和上建模块项目,目前船壳项目完成96%,上建模块项目完成48%,此时却遭遇买家撤单,预计亏损达6730万美元。撤单直接原因即油价暴跌,中远投资悲观地表示:“油价暴跌对全球海工市场带来严重的影响,这导致为钻井平台找到新买家较困难,而且这款钻井平台是为ATP Oil& Gas UK高端定制的,这令寻找买家更困难。”该项目违约成为中远投资去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除了中远船务,新加坡翔升海洋集团也遭遇撤单。去年年底该集团与一家海工支援船船东达成协议,撤销2艘海工支援船的建造合同。业内人士告诉《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造船企业面临撤单风险,船东的违约成本约占总造价的10%~15%,目前海工项目造价基本都过亿美元,一旦违约,船东普遍要付出千万美元的代价,尽管违约成本较高,但有些船东依然会执意撤单,找不到租家不如放弃。”正如分析机构Zacks所言,海上钻井市场还将继续衰退,总体而言,今年将有1/3正在运营的深水钻井装备无法获得租约。

除了撤单,更多海工企业还开始裁员。深水设备供应商FMC Technologies近日表示,计划解雇多达12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员工都在其挪威西海岸阿戈特内斯工作。附属企业FMC Kongsberg Subsea总经理Rasmus Sunde表示,裁员将涉及海上和陆上的运营及服务人员。同时,美国油服承包商Weatherford计划在2月份解雇最多100名员工,裁员涉及所有部门,其中营业部门被裁人数最多。Weatherford在挪威拥有700名员工,不久前该企业解雇120名员工。

随着挪威国油等主要客户纷纷开始削减成本,挪威海工行业也开始掀起裁员潮,目前挪威地区海工企业已经解雇的员工计约1万名。为了能够在成本增加和油价下跌的环境下提高盈利能力,石油企业正试图减少在维护、勘探钻井和油田开发项目等方面的投资。

海工领域的撤单与裁员趋势正在显现,虽然量上达不到“潮”的气势,但前景正奔向“黄昏”。

融租企业态度不一

由于海工项目打造成本通常以亿美元为基本单位,运营商购进某件设备往往需要找到10余家甚至20家机构融资,难度非常大。而通过融资租赁方式来采购设备,融资租赁企业会提供一整套融资租赁方案,包括前期融资和后期租赁等方面。海工单件设备价值非常高,一个项目往往由大型融资租赁企业中的一支专业团队来完成。海工市场能否有效发展,与融资租赁企业的支持与否密不可分。那么当前市场上,融资租赁企业对海工市场的态度如何呢?某融资租赁企业专家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大部分融资租赁企业对海工项目持谨慎态度,由于油价问题,现在是船东违约高发期,而发生船东违约对融资租赁企业而言即意味着损失。”

根据该专家介绍,假设某船东通过融资租赁企业融资1亿美元打造一件海工设备,通常由船东先预付总金额的20%给融资租赁企业,然后融资租赁企业向某造船企业下单打造该设备。下单之后,如果船东违约取消订单,那么融资租赁企业将没收20%的预付款,该船所有权也将转移至融资租赁企业。这意味着原本融资租赁企业为了给船东融资,需给造船企业支付1亿美元,如今只需向造船企业支付8000万美元就能买下。看起来是笔划算的买卖,但该专家分析表示,是否划算要结合市场以及船东卖船的原因综合评价。如果市场好,船东因实在无钱凑齐预付款,此时船东的弃船行为对融资租赁企业而言是好事,市场好意味着融资租赁企业之后能以高价转售。如果市场不好,船东因找不到租家而弃船,那么对融资租赁企业而言就是亏本买卖,尽管现在少付2000万美元买下海工设备,但它转售价会更低。当前海工市场正值低迷期,显然弃船对融资租赁企业而言并不划算。

尽管海工市场的高风险性令不少融资租赁企业望而却步,但也有力挺派,如工银租赁。据知情人士告诉《航运交易公报》记者,去年工银租赁在海工领域的融资规模至少达到120亿美元,不少融资租赁企业所有航运融资项目金额总和都不及工银租赁在海工领域的放贷规模,并且工银租赁在该领域实现零违约。问及今年的融资规模,该知情人士表示:“不会收缩,今年在该领域的放贷规模会与去年差不多,它们的融资项目大多是国家层面上的合作,相对安全,面对船东,它们也要看对方是否有长期的租约。”

融资租赁企业不一的态度对海工市场而言,是件好事,融资租赁企业并没有完全对海工领域失望,何况谁也不能保证油价不会反弹,一旦反弹,海工市场可能又会恢复生机。

(中国水运网)

上一篇:前海国际船艇交易中心开市运行
下一篇:事业单位职称评聘工作改进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