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中国救捞 大爱无疆60年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1年09月01日

      救捞足印  向世界展示中国自信

      在一个民族的历史上,60年只是转眼间的一瞬。就在这短暂的历史瞬间,一支中国救捞队伍却经历了最激动人心和意义最为深远的变化。   

      60年来,救捞队伍由小到大、救捞装备由旧到新、救捞技术由弱到强,救捞文化由浅到深、救捞实力由大到强,几代中国救捞人以昂扬奋发的朝气、开拓创新的勇气、一往无前的锐气,描绘了一幅以“艰苦创业、英勇拼搏、改革发展”为主线的气势恢宏、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60年的丰功伟绩,令世人惊叹!

      今天,和着新中国的清晰足印走来的中国救捞更加气贯长虹,凝聚着全世界的目光。8月24日,在令全球瞩目的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期间,交通运输部救捞局局长宋家慧和记者一起梳理60年来中国救捞改革前后的变化,体会中国救捞气势磅礴的60年。

      救捞60年跨越中国速度超越世界速度

      成立于1951年8月的中国救捞的前身——中国人民打捞公司,当时只有职工120人、10余艘陈旧的小型平驳和1艘125千瓦的拖轮,可谓一穷二白,经济几近崩溃。 

      从那时起,为建设新救捞发展新队伍,一代又一代的救捞人开始了令世人瞩目的长征之路。 

      如今的救捞队伍,交出了一份怎样的历史“答卷”呢? 

      请看看这些数据吧。60年来,中国救捞已逐步成长壮大为拥有专业救助船舶75艘、专业打捞船舶123艘、自有和租用救助飞行器19架、救助基地21个、飞行基地11个,具备救助队伍、打捞队伍、飞行队伍“三位一体”的队伍建制,承担人命救助、环境救助、财产救助“三位一体”的岗位职责,具备空中立体救助、水面快速反应、水下潜水打捞“三位一体”综合功能的国家海上应急救援主力军。

      60年来,中国救捞人共在生死线上挽救了55266名遇险人员的生命;在惊涛骇浪中使3942艘中外船舶转危为安;在复杂多变的恶劣水域中攻坚克难,使1740艘沉没船舶重见天日,在我国及周边海域自然灾害、事故灾难的应急处置中发挥了国家专业救援队伍的关键作用。  

      “西方国家救助事业的发展用了一二百年时间,而中国仅在60年的时间里就变得足以让世人惊讶!”作为中国救捞事业改革发展的领头人,谈及60年来救捞事业翻天覆地的变化,宋家慧仍然感慨万千。  

      中国救捞成立60年来,以保障海上人命财产安全、保护海洋环境清洁为宗旨,劈波斩浪,救生救难。特别是在2003年完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体制改革后,救捞系统吸取国外经验,勇于创新,形成了救助队伍、打捞队伍、飞行队伍“三位一体”的队伍建制,承担了人命救助、环境救助、财产救助“三位一体”的岗位职责,初步具备了空中立体救助、水面快速反应、水下潜水打捞“三位一体”的综合功能,在我国及周边海域自然灾害、事故灾难的应急处置中发挥了国家专业救援队伍的关键作用,获得了党中央、国务院和交通运输部领导的高度评价和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

      对于中国救捞60年跨越式的发展成就,西方经济专家曾不止一次这样评价:中国仅仅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取得了其他国家用了几个世纪才能取得的成就。

      “中国救捞事业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得益于体制改革的成功,得益于装备能力的提升,最根本的还是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正所谓,民族和则百事兴,国家富则救捞强。”宋家慧这样表示。

      救捞奇迹世界惊诧中国的变化

      2011年8月24日至28日,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在上海成功召开。  

      “这是联盟(IMRF)成立87年来首次在中国乃至亚洲举办的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是全球海上人命救助领域最专业、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盛会,而对于中国救捞而言,也是第一次承办这样高规格、高层次的国际性会议,也进一步展现了中国综合国力的显著增强,中国救捞的飞速发展以及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逐步提升。”言谈中,宋家慧掩饰不住自豪,他知道,历经60年风雨淬炼的中国救捞人,向世界印证中国奇迹的时刻到了。

      时间跳转到2007年6月。原交通部黄先耀副部长率团出席第20届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发表讲话时,公开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海上人命救助事业,愿意在这一人道主义领域发挥作用、做出贡献,因此中国希望能够承办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 

      随后,在2008年2月召开的IMRF董事会上,董事会经过认真充分的讨论和研究,综合了各申办国的能力、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以及大多数会员意愿等因素,决定将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的主办权交给中国,由中国救捞负责承办该届大会。董事会一致认为,有中国政府的强有力支持,凭借中国救捞的自身实力以及中国救捞人勤恳务实的工作作风,相信中国救捞一定会贡献给国际救助界一个难忘的、圆满的、富有成效的大会。

      近年来,中国救捞的飞速发展以及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逐步提升,在不断扩大开放的实践中,中国救捞在中国政府和交通运输部的支持和领导下,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及特色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令同行震惊、世人瞩目,在海上人命救助工作中发挥了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已成为世界海上人命救助中的重要力量。在过去5年中,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局长宋家慧先后被推选并担任IMRF的理事和董事,成为联盟改组和新联盟运作的核心人物、亚太地区及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唯一代表。

      如今,“中国救捞”品牌已经发挥和正在发挥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和作用,同时也给世界海上人命救助事业带来生机和活力,中国救捞人的博大胸怀和职业精神令我们敬佩和折服,国际海事组织授予了中国救捞船员“海上特别勇敢奖”,这些也正是国际救助联盟将第21届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主办权交给中国的重要原因。

      “这些年来,中国救捞一直在积极探索中国特色发展之路,并凭借自身的独特优势,促进了世界范围海上人命救助事业发展和海上人命救助能力的提高。”宋家慧的一席话,饱含着中国救捞人推动全球海上人命救助事业持续发展的积极行动、美好愿望与坚定信心。

      前来参会的IMRF秘书长杰瑞·柯林也无限感慨地说,中国救捞近年来快速发展及特色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令同行震惊、世人瞩目,在海上人命救助工作中发挥了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已成为世界海上人命救助中的重要力量。仅凭这一点他就要“给中国救捞队伍打一个高分”。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今日之救捞,大踏步赶上了时代潮流,稳定走上了奔向世界舞台的广阔道路,独具特色的中国特色救捞理念充满蓬勃生机,为保障海上生命安全、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中国救捞队伍,正以前所未有的雄姿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NextPage]

      世界救捞“广场”上飘扬的中国旗帜

      8月24日,正值中国救捞成立60周年之际,每四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顺利在上海开幕,这也是我国乃至亚洲地区首次承办此大会。会议为期5天,包括国际海上人命救助联盟(IMRF)会员大会以及国际发展论坛两项内容。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多名代表,交流海上人命救助领域经验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中国救捞对世界海上人命救助事业及海上人命救助的促进作用。

      艰苦卓绝筑甲子辉煌

      60年,一个甲子。中国救捞从1951年8月24日成立至今,已经由简陋、单一蜕变成为一支保障有力、装备精良的救捞队伍;从成立初期的一艘120匹马力的小拖轮,一个上海打捞基地,到如今的76艘各种救助船舶、122艘各类打捞船舶,三大救助综合基地、三大打捞综合基地、23个专业救助基地。

      往昔的艰难拼搏成就了今日的辉煌,中国救捞早已在国际范围内占有了一席之地。然而,提起1973年10月9日“波罗的海克列夫”号货轮沉没事件,谁也不会轻松。正是那次事件,近在眼前、想救却无法营救的无力感不仅让每个救捞人扼腕痛惜,也触动了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我国海上应急抢险能力的薄弱引起了中央的高度关注,这也成为中国救捞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加大投入、加快发展刻不容缓,中国救捞进入了全面建设时期。

      1999年11月24日,客滚船“大舜”轮的失火翻沉,让举国沉痛,世界震惊。2003年6月,经六部委批准,痛定思痛的中国救捞以不寻常的魄力改革了救捞合一的体制,加大投入、加强应急救助,组建了我国海上专业救助机构,同时,还发展抢险打捞,加快我国海上专业打捞机构建设,全面提升海上综合救捞能力。至此,中国救捞拉开了跨越式发展的序幕。

      根据《救助打捞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实行救捞分开。按照“建立一支政令通畅、行动迅速、装备精良、人员精干、技术精湛、作风顽强的国家专业海上救助队伍”和“建设一支装备先进、技术精湛、吃苦耐劳、不畏艰险的国家专业海上打捞队伍”的要求,分别组建了国家专业海上救助队伍和打捞队伍,承担我国海上人命救助和抢险打捞任务。

      仿若鱼跃龙门,新的体制重新激活了整个救捞系统。救捞体制改革后,随着国家财力投入的不断加大,救捞系统按照部党组提出的“建立一支装备精良、人员精干、技术精湛,在关键时刻能起关键作用的海上专业救助打捞队伍”的总体要求,不仅新造和引进了一批先进的大马力救助船舶、大吨位浮吊船和大中型专业救助直升机及其他专业救捞设备,还组建了4支救助飞行队,建立了陆岛空中救援网络。在渤海湾、长江口、台湾海峡和琼州海峡等重要区域初步建成了立体救助网。同时,实行动态待命救助值班制度,变被动等候为主动出击。在管理上,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提出了“训练是日常工作,救助是主要任务”的要求,加强了专业化训练,努力提高职工救助技能。

      体制改革8年来,救捞系统形成了专业救助队伍、打捞队伍和飞行队伍,整体实力大幅提高,实现了新的跨越式发展。  

      在国际领域崭露头角

      中国救捞在海上救助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交通运输部救捞局局长宋家慧说,中国救捞凭借在海上人命救助工作的自身特点,积极参与国际搜救合作,正大步走向国际舞台,促进了世界范围海上人命救助事业发展和海上人命救助能力的提高。

      回顾历史,中国政府分别于1974年、1975年、1980年、1994年签署了《国际民航公约》、《1974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1979年国际海上搜寻救助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还与美国、朝鲜等50多个国家签订了双边和多边海运协定。

      不仅如此,中国政府还重视履行搜救公约的质量,郑重承诺对发生在北纬10度以北、东经124度以西的南中国海搜救责任区和西北太平洋共管搜救责任区内的海难事故给予人道主义救助。

      中国救捞于1978年正式加入IMRF的前身国际救生艇联盟,并在其改组后,成为国际海上人命救助联盟的正式会员。中国救捞积极探寻国际同行在人命救助方面的有效方法和成功经验,并从其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救助装备中获得启发,结合中国特色,创造性地利用从外部获取的各种资源,为中国救捞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信息支持。

      救捞体制改革后,中国救捞加大了对IMRF事务的参与力度,先后成为该联盟的理事单位和董事单位,宋家慧先后当选联盟理事和改组后首任董事会董事,并作为亚太地区救生机构以及发展中国家救生机构的唯一代表,参与联盟核心事务的领导和决策。借助这一平台,中国救捞积极参与各项活动,并与联盟许多会员单位建立了双边联系,扩大了中国救捞在国际海上人命救助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已成为国际海上人命救生行业的核心力量之一。

      近年来,中国政府“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对营造安全、畅通和清洁的海上运输环境高度重视,确定了建设一支海陆空协调发展的世界一流的专业救捞队伍的发展方向。这支队伍在保障辖区内各国航运船舶的人命财产安全、维护海洋清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自2003年6月体制改革至2011年8月底,救捞系统共计执行特殊救助任务6702起,出动专业救助力量9332艘/架/队次,成功救助遇险人员28714名(其中外籍人员6571名),成功救助遇险船舶1608艘(其中外籍船舶391艘),打捞沉船128艘,打捞遇险者遗体992具,获救财产价值估算约676.2亿元。

      此次召开的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深化了中国救捞与世界救助同行间的交流合作,展现了交通运输部负责任的政府部门形象。会议期间,IMRF在上海设立的国际海上人命救助联盟亚太中心也正式揭牌成立,这也是IMRF首次在全球范围内设立区域性分支机构,该中心的成立标志着IMRF全球区域化合作战略进程的正式启动,为促进亚太地区海上人命救助领域的合作交流和提升区域内整体海上救生能力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海上救助能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代表了一个国家在全球海事界中的地位。中国已经是全球公认的航运大国,而中国救捞也在国际海上人命救助的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大爱无疆的救捞精神

      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在上海召开期间,有一个细节让人难忘。一位来自美国的参会代表在开放式展厅看到救捞宣传片《大寒潮》时,停下了快速移动的脚步,并主动索求《大寒潮》的碟片。与他聊天得知,他曾经也做过人命救助工作,对那些奋战在疾风恶浪中,“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的救捞人非常尊敬,这种尊敬超越了国界,超越了种族,这是一种对“大爱”精神的向往和推崇。

      中国政府签署过的《1979年国际海上搜寻救助公约》明确指出,各相关国家的政府,必须超越国界、超越意识形态、超越敌对,对海上遇险者进行及时救助。这是承诺,更是责任。

      中国救捞发展到今天,特别是救捞体制改革后,救捞系统形成了救助队伍、打捞队伍、飞行队伍“三位一体”的队伍建制,承担了人命救助、财产救助、环境救助“三位一体”的岗位职责,具备了空中立体救助、水面快速反应、水下潜水打捞“三位一体”的综合功能。具备了应对和处置各类海上重大突发事件的能力,强化了公益性应急抢险救助打捞的行业特性,奠定了救捞专业队伍的整体战斗力、核心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救捞是当今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在其他国家所找不到的一支功能齐全的专业救捞队伍,区别于世界上其他国家救援队伍,中国救捞有其独有特点,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在世界海事领域的突出体现。

      近年来,海上船舶的大型化、专业化发展,给“人命救助”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课题;全球变暖、台风肆虐、地震频发、海啸频现,使人命救助、公益性抢险打捞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考验。

      改制后至今,大大小小的几千次救援行动,数以万计的生命被成功营救,各种肤色的人,说着各种语言向救捞人表达着最诚挚的感激。千里驰援汶川地震,精心护航世博盛会,及时支援温州动车事故……每一次救援都有太多的故事,但有永恒主题——守望安全,救人一命。

      他们在惊涛骇浪中奋战,在滚滚浓烟里出入,生死一线,勇往直前。在他们眼中,生命高于一切。这是一群心怀大爱的人,在生与死的抉择中,他们一次次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中,从死神手中抢回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这是一群精神崇高的人,他们犹如黑夜大海中的灯塔,放射着“舍己为人”的光辉,诠释着救捞精神的精髓。

[NextPage]

      潘伟:守护生命是一种幸福

      8月24日,在2011年世界海上人命救助的开幕现场,在记者问道怎么理解“荣誉”、“幸福”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交通运输部北海救助飞行队队长潘伟救助机长,给出了一名普通救助人的幸福观:“守护生命就是一种幸福”。

      几十年来,“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这句口号,就是他的工作写照。执着,勇敢,奉献,这些最平常却又最难以兑现的形容词,在潘伟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今年7月,正在渤海湾执行飞行任务的潘伟收到一个险情报告,在大连市长岛县一位妇女大出血已经昏厥,急需救助。依据潘伟往常的经验,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送去医院,极可能有生命危险。于是,他当即掉转机头,赶往长岛县执行救助。事后,有人告诉他如果再晚来半个小时病人就没救了。多亏了这半小时,潘伟暗暗松了口气。一个月后,痊愈的妇女带着家人送锦旗来致谢,见面就长跪不起,嘴里不停的念叨“恩人哪!”,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想起这一幕,潘伟说自己的心情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欣慰;无悔!他说,把一个生命,在死亡的边缘把他救了回来,也拯救了一个家庭,这种幸福的喜悦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自2005年以来,潘伟在极其危险困难的气象条件下,先后驾机424架次,在惊涛骇涛、急难险重中挽救了404名遇险人员的生命。2006年,他驾机在海上奋战7个小时,夺回“新宝1”号货轮14名遇险船员的生命;2007年,他克服重重困难,亲自驾机成功解救了2名困在180米烟囱顶部的施工人员;2010年,他率机组在辽宁丹东灾区苦战3天,历尽艰险,出动直升机20余架次,成功救助包括一名待产孕妇在内的39名被洪水围困的群众……

      几年来,他先后被国际海事组织授予“海上特别勇敢奖”,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被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交通运输部授予的“交通运输系统先进工作者”。今年8月24日在上海召开的世界海上人命救助大会上,他又以出色的成绩被授予中国救捞60年“特别贡献奖”,受到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的亲切接见。

      潘伟说,“我觉得工作就像爬山。有人爬到了6000米,有人爬到了8000米,我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爬到最高峰。奖杯、荣誉是一种虚拟的东西,虽看得见却琢磨不到内在的美,我还需要继续努力,需要继续在一次次的救助任务中不断自省,不断进步,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救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NextPage]

      朱林飞——培育未来之花的辛勤园丁

        从事救助行业10年,朱林飞凭着对工作的热情和兢兢业业的态度,逐步从一名救生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绞车手、救生员教员、绞车教员。现任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队长助理。

      2004年10月21日,对于朱林飞来说,是难以忘怀的一天。“那天渤海湾的最高风力达到了11级,天气异常恶劣,所有的船都在呼叫。”然而,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象的他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全力投入到救助中。回忆起当天的景象,仿佛历历在目。当时,救援人员还十分有限,加上恶劣的天气环境,可想而知整个救助过程的艰难。然而朱林飞和队友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当救到第5个人的时候,危险的状况发生了,直升机的钢索缠到船的围杆上!”, 朱林飞淡然的表情变得有些激动。“要知道这种情况对直升机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强行把钢缆切断,钢索上的两名人员就回不来了。”当时还是一名绞车手的他,与飞行员、救生员密切合作,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救助过程中,他和队友一共救起11名遇险人员。

      说起自己的工作的经历,朱林飞有些轻描淡写,“刚参加工作,我就被安排在了国内的第一艘救助船‘沪救捞3’号,每当风大,所有船舶回来避风的时候咱们就出发了,等所有船舶出海,咱们又回来了。2003年飞机正式值班,当时只有我一个绞车手,只要电话一响,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有任务了。”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在这10年的工作中,救人不仅是我们的职责,更成为一种了习惯。”最后这句朴实却又字字铿锵。

      10年风雨历练,使朱林飞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救生员、绞车手教员,也是救捞系统救助飞行队目前唯一的空勤检查员。他先后为交通运输部编写了空勤救生员、绞车手《初始培训大纲》和《国家职业标准》等,并用自己多年来积累的宝贵经验和专业知识培训了大量的直升机救生员和绞车手。“今后的工作重点还会放在培育直升机救生员和绞车手上,为救捞事业培养的更多的人才。”对于今后的打算,朱林飞这样回答到。

[NextPage]

      刘锦章:我只是在做该做的事

      在中国救捞成立60周年之际,斩获“特别贡献奖”的无疑是巨大的荣誉,年仅39岁的救助船长刘锦章却说:“我只是在做该做的事。”  

     2011年4月29日至5月12日,受台湾中华搜救协会邀请,“东海救113”轮代表大陆救捞专业救助力量访问台湾台中、高雄、花莲、基隆4个港口,开展以“传承妈祖文化精髓,加强两岸合作交流,保障海峡人命安全”为宗旨的文化和救捞技术交流活动。刘锦章被任命为船长,开启这次文化和救捞技术交流之旅。

      与以往任何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不同,访台期间,刘锦章放弃休息,与船员共同努力,最终圆满完成了访台合作交流之旅。对于开放日安排,他亲自指挥;对于台湾各界人士参观访问,他亲自解说。此次“东海救113”轮访台,共接待台湾民众及各界人士5182人次。对于中国救捞而言,它将载入两岸海上救捞交流的史册,为海峡两岸人民共保海上安全开启了历史性航程。而对于个人来说,正如刘锦章自己说的“作为救助人,承担国家重任,为救捞赢得荣誉,是一生的骄傲”。

      对于救助,刘锦章说:“最主要在于救助人要有一片‘爱心’,自己非常乐意做这样积德行善的益事。”在他的记忆中,有一件事最让他感动。2006年一艘船名为“浙余杭0623”的渔船在长江口水域翻沉,刘锦章驾船将船上3人救起。其中一名被救人员自那以后,每年春节必然要给他打电话贺岁。“这是一种激励我从事救助事业的力量,因为此事,我更加热爱我的工作。”刘锦章说。

      近年来,刘锦章荣获“交通部救捞系统救捞勇士”、“交通部救捞系统救捞标兵”、“东海卫士”等荣誉称号。此次荣获感动中国救捞特别贡献奖,对他无疑是一种更好的鞭策和鼓励。

[NextPage]

      金锋——26年谱写坚守与责任之歌

        2004年6月22日,对于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潜水队队长金锋来说,这一天他难以忘却。当时正在家中休息的他,突然接到黄河小浪底水库发生特大沉船事故的电话,,一艘旅游船在狂风大浪中沉没了!事故即是命令,金锋星夜赶赴现场。现场作业船舶所处位置的水深达到61米,按照国际惯例,水深60米是空气潜水极限,在那样深的水下,压力会使乒乓球变成“球饼”,可以想象水下探摸的困难及危险。

      “当时水库里的水下作业基本看不清,加上水域较深,只能凭着经验去摸索。这样一呆就是半个月。”金锋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面对作业环境的艰苦条件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他始终坚守在救助一线,以惊人的毅力圆满完成了任务。

      每次遇到危险,金锋总是毫不退缩、义无返顾地冲在最前头。在番禺单点立管修复工程中,由于200米饱和潜水设备和项目都是首次投入使用,作业又在水下100多米深的区域,如发生任何一项设备故障或操作失误,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甚至威胁宝贵的生命。身为潜水队队长的金锋挺身而出,带领其他5名潜水员承担了第一批下潜作业任务。

      在26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先后参加了“大舜”、“如意2号”、“阿尔蒂斯”轮、“银锄”轮、“中昌118”轮等重大打捞工程和抢险工程,还完成了平台检验、常洪隧道市政建设、海底油管检修、“春晓”油田水下漏浆点的修复工程等海工服务,共计完成水下潜水作业600余次,最大深度达106米。

      当提及正在上大学的孩子,金锋一改对工作的侃侃而谈,眼神中多了一丝愧疚,“我们一年大概七到八个月都在外工作,孩子一直都是老婆在照顾,就连她参加高考的那几天我还出差在天津,填报志愿我也没能给她出出主意,对孩子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说完金锋变得沉默起来,似乎若有所思。

      作为党员,金锋默默耕耘在潜水作业的第一线,不辞辛苦,任劳任怨,发挥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作为潜水员,他刻苦钻研潜水技术,琢磨掌握前辈的潜水经验,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攻下了一个又一个水下堡垒;作为队长,他肩负着沉重的使命,带领一班将士英勇作战,无私奉献,为救捞事业立下赫赫战功。唯独作为父亲和丈夫,他是心怀愧疚的。

[NextPage]

      救捞英雄

      唱响时代赞歌

      风平浪静之时,是他们在远方保驾护航;惊涛骇浪之中,是他们托起生命的希望。 

      一次次大风浪中的救助,一次次应急抢险打捞,救捞队伍始终以救捞精神为鼓舞,忠实履行职责,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在人命救助和抢险打捞的关键时刻,以钢铁意志凝聚成钢铁般队伍,以冲得上去、救得下来、潜得下去、捞得起来的坚强决心,用精湛的救捞技艺、过硬的抢险本领和顽强的拼搏精神,集中展示了救捞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时代风采。

      动中国救捞人物(60人)

      北海救助局: 

      祖旭峰、张翔竣、王  伟、张广春、王永祥、曹德广

      东海救助局: 

      周国雄、郑建忠、王殿琨、高均清、雷宏军、龚振华

      南海救助局: 

      彭建波、叶惠光、周云春、孙琼玛、陈成利、林清 

      烟台打捞局: 

      耀辉、王元波、马尚勇、郭新军、于传蛟、曲明智、顾隆生、宫守杰、毕可文

      上海打捞局: 

      沈阿四、马玉林、范仑、钟加年、云守璞、杨池山、赵孟信、徐志成、宋振武、金锋、张洪林、袁国民、高翔

      广州打捞局: 

      郭世鲁、廖亮亭、胡先平、梁蚊、刘伟良、林金雄、张永强、吴体康、纪学军

      飞行队: 

      王浩、朱林飞、周伟民、王 斌、高 广

      部救捞局: 

      宋立仕、付明德、张代吉、郑 健、张建国、浦士达 

      特别贡献奖(20人)

      迟双龙、孙世彬、邢思浩、戚明、刘锦章、张建新、叶似虬、郑秋墨、黄景、赵家麒、韩学增、张潮水、潘伟、郭正伟、宋修璞、尹干洪、杜星、姚根福、钟兴、蔡照明

[NextPage]

    【国际热议】

      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米乔普勒斯:

      首先是建立适合海上搜救的标准船型很重要,因为救助船艇几乎每次都是在非常险恶的环境下执行任务;其次是关于大规模落水人员的救助;再次,虽然搜救机构在开放海域和沿海发达国家取得了显著的发展,但是仍然要给予许多发展中国家大量关注。这些都是IMO关心的重要议题以及今后的重点研究方向,IMO将不断致力于建设一个具有综合、高效和全球化特点的搜救机构。

      美国海岸警卫队搜救办公室大卫·麦克布赖德船长:

      在海上人命救助中,要充分利用船舶自动互救系统。目前,每天有数万艘船舶航行在海上,其中有4000到5000艘船舶可用于协助救援,这是海上人命救助的重要力量。美国海岸警卫队已经开始实施新的最优搜救规划系统,该系统可以减少搜救计划制定的时间,并提高现有搜救资源对于遇险事件的反应效率。

      德国海上搜救协会执行董事乌都·福克斯:

      德国对大型海上突发事件的反应处置经历了从依靠单个应急反应机构到建立联合指挥架构的转变,海上搜救实现了由单独行动走向共同合作。CCME的任务就是针对海上搜救复杂紧急情况采取行动。当复杂紧急情况出现时,CCME将无条件为对方提供资源,并统一发布指令,有权利及时做出重要的决定,而不需要向上级部门报告。

      英国朴次茅斯大学教授麦克·提普顿:

      在各个国家偶然死亡案例中,溺水死亡高居第二,只要掌握合适的求生技巧和熟悉相关政策法规,一些这样的死亡案例是可以避免的。我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共享搜救知识和经验,通过共享做好各种情况下的搜救准备,比如大规模救援、搜救艇医疗救助支持等。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中国“蛟龙”背后的故事
下一篇:加强救捞品牌建设 提升核心竞争力